对话李银河:从网络防火墙到刘晓波

文铮 绍明撰写2017-07-11 06:48:07

近几个月来,中国大陆在言论审查方面的力度明显加强,《网络视听节目内容审核通则》的下达在社会引发了巨大争议,是势在必行还是开历史倒车,莫衷一是。如果说未经审视的生活不值一过,那么未经审查的言论是否就该失声?

鉴此,多维新闻采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李银河,请她就之前关于审查制度的被删博文进行重新阐释,并且对近期中共在大众传播领域的一系列举措做出评论,更对刘晓波事件提供观点。

多维:之前在微博上看到你撰写的关于彻底取消言论审查制度的文章,未及详读便被删除了。其中你提到言论审查并不是控制言论的有效方式,事实上民间言论主体永远都能找到新的获知渠道和发声方式,针对这点想请你进一步谈一谈。

李银河:网络信息完全封锁在技术上是非常难做到的。现在要把VPN关掉,但好像马上替代的产品就会出来。就像这次郭文贵事件,传播得相当广泛,几乎无人不知,官方是封锁不了的。在这种情况下,还去做那些无用功干什么呢。


郭文贵事件闹得沸沸扬扬,网络的审查也难遏制信息传播(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韦伯(Max Weber)讲“工具理性”,有一个目标,进而有实现这个目标的合理途径。既然要发展最新的科学技术,那么就不应该把Google之类的平台封掉,之前中国的一些科学家草拟提案,请求开放自然科学资料的境外搜索门户,并保证不看反动的内容,对此我深表难过。

相关部门会投入很多资金用于修建防火墙,这些钱难道不是税收吗,不是老百姓缴纳的税费吗,怎么能把这份钱用在违反宪法的事情上,而且是无用功。

多维:最近从关停部分公众号和娱乐平台,到禁用VPN,再到《网络视听节目内容审核通则》的下达,可以看出中共在意识形态上的把控在收紧。如果说审查和管控是中国国家机器的固有机制,你认为是哪些原因导致这项机制在当前变得严苛?

李银河: 关于“通则”我之前写过一篇文章,现在还在微博上,点击量外面看不到,我自己能看到,三四天的时间已经破6000万了,这说明大家对这件事情异常焦虑。

我觉得中国的言论管制是由传统的,从秦始皇开始到清朝文字狱,后来还有1957年的因言获罪,审查一直都有,只是尺度宽紧的问题。

当前政策收紧,与新媒体为代表的新技术发展带来的管控恐慌有关。信息的爆炸让审查人员对Internet深恶痛绝,互联网的确是一个挑战,大家的信息来源太多,言论无法彻底控制。据说Google将有60个卫星帮助实现全球免费WiFi,到那个时候言论自由可能会被动地实现。

多维:在你看来,这种态势未来会得到缓解还是变得更加糟糕?

李银河:我不是特别乐观,因为秦政治有很强大的惯性,一种制度实行了两千年,中间虽然有中断的时候,但始终还是要这么做的。而且这种做法在中国的民族心理层面是接受的,就是人怎么能随便乱说话呢,过去茶馆里都贴着“莫谈国事”。

从民族文化心理和秦政治的运行年头来看不是很乐观,但是我觉得一切的希望就在于技术的进步,比如刚才所讲的Google卫星的例子,所以中国的言论自由是要被动实现的,主动无法实现。从技术上来说,我还抱有一丝乐观。


在李银河看来,中国社会受秦政治的历史惯性影响深重(图源:VCG)

多维:直观上看,中共的一些列举措旨在巩固和加强意识形态管控,为建立新的中国理论体系打扫空间,但从大众的反响来看,事态的发展可能偏离初衷,对此你怎么看?

李银河:这个意识形态管控的效率不高,至少比50年代到70年代要差很多很多。当初如果出言攻击领袖,直接会被枪毙。最近这40年我觉得情况还是变好了很多,至少没有枪毙或是割喉。

(文铮 绍明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