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北京要完成香港的二次回归

2017-07-02 02:06:22

香港已经回归中国20年了。基于逢五逢十之年举行大庆的传统,加之要为新特首林郑月娥及其管治团队监誓,习近平视察了香港。期间他本着“表示祝福”、“体现支持”和“谋划未来”等三大目的,既和泛民议员同场出席回归20年庆祝晚宴,又围绕中央对港问题进行了最权威表述,在不忘为港人和香港未来鼓劲的同时,为林郑月娥及其管治团队也提出了明确要求,有人甚至还将此次视察讲话视为习近平的治港政策宣示。


习近平访港期间和盘托出了他的治港政策(图源:Reuters)

这是习近平时隔9年之后再次访港,也是他担任中国最高领导人、特别是成为中共领导核心后首度访港。在他访港之前的这些年,陆港争拗不断,无论是《基本法》第23条立法争议、国教科风波、反内地水客,还是政改争议、占中、旺角骚乱和立法会宣誓风波,抑或港大民意研究计划的最新香港市民身份认同调查,都在说明香港人心不稳,离心化趋势愈来愈强,激进本土和港独思潮更是在近年来日益肆虐。对这些问题,习近平在视察讲话中都没有回避。

这些令人不快的现象说明香港虽然已经完成主权回归20周年,但人心回归仍然任重而道远。20年前,米字旗的落下和五星红旗的升起,意味着一个新时代开始,标志着英国殖民主义在中国彻底结束,中国人洗刷了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的历史耻辱,同时也开启了人类历史上一种全新的国家治理模式“一国两制”。

“一国两制”让香港回归后得以“马照跑,舞照跳”,20年来陆港间虽然也发生了一些不愉快事情,围绕“一国”和“两制”的理解更是经常爆发争论,甚至还出现对抗性事件,不过总体而言,国际社会普遍认为,这一制度创新得到了有效落实,香港的国际竞争力也因此常年领先世界。

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必须看到,在回归后的一段时间内,治港工作为了安定而走向无为,导致“一国”向“两制”无原则让步,没有及时进行一个必要的“去殖民地化”转型正义过程。这包括三个层面,一是在“硬”的立法层面,迫于社会反弹压力而未能及时推进23条立法,导致国家安全治理在香港出现法律真空,在香港的核心价值体系中未能纳入反分裂的内容;二是在“软”的教育层面,推进认知“一国”努力不够,手段笨拙,不仅成效甚微,甚至适得其反。

这一切放在回归初期,老一辈港人大多有着大中华情怀和国族感情的背景下,还不至于出现严峻危机。但近年来随着自小与内地关系不大甚至对内地充满负面认知的年轻世代成为社会主流群体,其国族认同和感情本来就相对稀薄,再加上受到全球反建制浪潮和个人主义影响,缺乏“一国”的“两制”就成了分离主义的庇护所。


近年来港独思潮肆虐,已成为“一国两制”在香港实践的严峻挑战(图源:Getty)

最重要的第三个层面是不仅没能在制度上及时纠正殖民地时代的官商共治模式,反而在治港过程中有意无意地强化了这种模式,让香港官商阶层垄断了绝大部分中央惠港红利和经济发展成果,从而在某种程度上令“港人治港”沦为“官商治港”。其结果是富者愈富,穷者愈穷,社会矛盾不断激化,连带着陆港关系和中央政府都成为替罪羊和出气筒。前不久港府统计处发布的基尼系数显示,2016年香港数值达0.539,创下45年来新高。

(多维社论)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