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上任的香港特首林郑能否不负所托?

王圣辰评论2017-06-30 21:32:01

7月1日,职业公务员出身的林郑月娥正式出任行政长官,仅数月前,她在寻求香港最高公职特首的竞选路上却广受争议。尽管林郑最终赢得选举,但她受大众欢迎程度不高,仍让人为其接下来的任期感到忧虑。

林郑公务员时期从政的作风常被形容为“好打得”,这也是其在经历选举争议,被外界指责脱离民众后,能够被香港社会给予期望的管治能力的有效证明。只是,从当下香港政治显示的一些迹象看,林郑想做好特首工作并不容易,其对香港社会许下的“宏图愿景”能否逐一实现,恐怕暂时也需打个问号。


林郑月娥(左)就任香港新特首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图源:Reuters)

数日前,林郑任内的管治团队和行政会议成员全数落定。名单甫一公布便受到舆论争议。关心香港政治的人都印象犹在,林郑在组班初期,为新内阁的组成提出“相对年轻”、“较多新血”、“女性一定比上届班子多”等愿景。

然而现实令人失望,新班子当中,梁振英政府旧人和公务员系统近乎垄断,只有一名来自政府以外的新人罗致光,只多了一位女性陈肇始,这个班底平均年纪大约59岁。而即使在行政会议成员当中,林郑似乎也未能任用自己的人马。

先是公开表态组班方向,然后完全落空,林郑在组建新班底上的“食言”,反映出林郑在香港主要官员的人事任命上的局限性。不仅如此,香港当下的政治权力重构状态,和长久以来问责制浮现出的诸多问题,恐仍将继续左右林郑政府在接下来的数年,实现向香港所描绘的“愿景”。

香港自回归以来,一直实行“行政主导”制度。这一模式由西方“三权分立”而来,但行政权可以制衡立法、司法另外两权。这一制度设计之初,原本是北京希望特首掌握最为重要的政治权力,继而高效施政。但是,对比今时香港的“行政主导”表现,却已经和回归早期时大为不同。

在过去,尽管特首独占的许多权力往往都只是被视为形式上的象征权力,但从法理技术操作上看,却仍然不能忽视特首的权力之大。而从今次林郑组阁及其他一些施政操作的结果可以发现,特首的权力或者说使用权力时,已经开始受到一些不合常理的“外因”制约而左支右拙。


不止如此,特首享有的“行政主导”优势消减,还体现在了当下香港政治权力出现的重构大气候之中。当下,一些治港机构在香港过往的政治争拗中不当介入,参与过度,在少数重大问题上常逾越自身的职能范围,如此也令特首权力受到不必要掣肘,权限日渐收缩,施政束手束脚。

所以,当一个原本最需要特首个性化定制的管治内阁中,却充斥着带有各方背景色彩的成员,这样配置出的政府管理层又该如何配合协作,高效运作?并且,这也显然违背了首任特首董建华在2002年,设立“主要官员问责制”这一用人制度时的初衷。

到今天,问责制在香港已实行15年,但公众的评价基本上是负面的--政治问责并没有改善社会问题,而行政与立法机关的关系却每况愈下。实践已说明,问责制至今仍待改进,新的问题亦不断产生。


梁振英午夜低调卸任(图源:其他网络来源)

一方面是问责团队与公务员之间的磨合存在困难。15年来,问责成员与公务员下属间制度化的工作关系仍尚待确立,更多时候,政府职能部门的运作只是依赖问责官员的施政个性、领导能力、专业知识水平等去摸索,并仅停留在其个人层面去和他人建立工作关系。

另一方面,由于缺乏能够有效制约问责团体成员的政治方式,也令香港过去经年累月所积淀下来的公务员体系文化和价值观受到侵蚀,其中之一便对香港引以为傲的公务员政治中立和行政系统规范基础的治理方式的冲击。当经历《基本法》23条立法、国教科风波、占中运动和旺角骚乱等一连串事情后,政治忠诚将会是北京对特区政府主要行政官员越来越重要的要求,也注定将是香港公众愈发警觉和不信任的敏感所在,而这些压力无疑都将压到林郑肩上。

九七回归至今二十年,香港经历不少转变。近年陆港两地矛盾加剧,各种思潮复现,20年来陆港关系的起伏跌宕留下了太多难题待解。新官上任的林郑踌躇满志,但现实形势却难言乐观。她的接下来五年,注定将充满挑战,我们忠心期待她能发挥智慧,不负中央和港人所托。

(王圣辰 评论)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