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巴断交百年邦谊下的矛盾与迷失

郭茂辰评论2017-06-26 02:31:10

近日巴拿马与中国大陆建交,对于这个与台湾有着“百年邦谊”的国家转向对岸,媒体纷纷以“台巴断交”作为醒目标题为之痛惜扼腕,除了谴责巴方背信弃义,总统府更高调向北京喊话,表达对中国大陆限缩台湾国际空间的不满。然而,当台湾一方面不愿承认两岸同属一中,另一方面又众口一词,将107年前巴拿马与满清政府建交作为“台巴邦谊”的依据,实在是一种历史的吊诡!

回溯历史,巴拿马在1910年与满清政府建立外交关系,辛亥革命后,当中华民国政府取代满清政府代表中国,“中巴外交关系”得以延续。毫无疑问,所谓的“台巴邦谊”延续的是107年前从满清政府手中承接的政治遗产,但无论当时的满清政府还是后来的中华民国北洋政府代表的都是中国,如果今日之台湾,蓝绿政治人物众口一词“百年邦谊”,不恰恰反证了这一历史事实?


台湾驻巴拿马使馆降旗仪式(图源:Reuters)

当巴拿马宣布转向对岸,台湾外交部长李大维痛批巴方为经济利益而屈服于北京当局,欺蒙“中华民国政府”至最后一刻。但是李大维选择忽略的是:1971年联合国大会2758号决议案,该决议案承认北京政府为“中国在联合国的唯一合法代表”。法理层面,此一中代表权涉及的并非两岸主权的更迭。40余年来,面对台湾在外交战场遭遇的重重横逆,巴拿马政府仍依据百年前双方底定的政治基础将在台北的“中华民国政府”视为中国之代表,面对其他国家纷纷与对岸建交,直到近日才转向中国大陆,这样的作为如何说是背信弃义呢?

一位台湾资深外交官曾感叹:“30年前,我们生怕被别人认为不是中国,30年后,我们却唯恐别人误认我们是中国”。昨是之今非,可以一窥台湾社会国家认同的流变。事实上,今天的台湾仍延续“一中宪法,”但是当政治人物动辄以民意为依归戒慎恐惧,而绝大多数的民众又异口同声地将“中国”指向对岸。面对此,巴拿马政府尊重台湾主流民意,且坚持107年前与满清政府建交的原始初衷,转向承认现在认同一个中国的北京,试问有何不对?

事实上100多年来,巴拿马从未与中国“断交”,也从未从台湾“建交”,唯一改变的是从2017年6月13日起,巴方认为中国的代表权已经从台北转至北京。如果蔡英文如520时承诺的,将以《中华民国宪法》和《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处理与对岸的关系,那在两岸同属“一中”的宪法架构下,对于所谓“台巴断交”又何来记者会上所说:“中国对台湾国际空间的限缩?”如何一方面继承百年前的中国的外交遗产,另一方面又拒绝承认“九二共识”中涉及的两岸同属一中的客观现实?难道不是一种自我认同的矛盾与迷失?


台湾外交部长李大维主持记者会说明台巴断交情况(图源:多维记者/摄)

对于“台巴断交”,民进党立委段宜康大剌剌地说:“中华民国走不出去,我们就换个名字”。党内大老游锡堃更直言:“中华民国邦交国减少时,台湾的邦交国就会出现”。但遗憾的是,面对他们的期待,当《两岸协议监督条例》在立法院审议时,民进党却对时代力量提出的“两国论版本”莫衷一是,早已不是在野时期的强硬姿态!当陆委会主委张小月一再强调“两岸关系就是两岸关系时”。图穷匕见且无意挑战“一中宪法”的蔡政府或许会让段宜康、游锡堃们大失所望。

“台巴断交”背后凸显了台湾社会国家认同的流变与矛盾。时至今日,固然台湾已从大中华意识盛行的威权体制走到了本土化意识日剧的民主时代,但是当国民党可以为选票说统独都是选项、民进党也可以为重返执政将 “正名制宪”暂时搁置,以“中华民国”求取最大认同,在蓝绿问鼎权力巅峰的过程中, 可曾带领人民认真思考“Who I Am”?

(郭茂辰 评论)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