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成英国大选结果尴尬的四重“病症”

2017-06-11 05:47:17

在一场人们都认为英国首相特蕾莎•梅(Theresa Mary May)智珠在握的提前大选中,发起方却损失了不少议席,让2010年的“悬浮议会”再度重现。


大选带来的结果是,特雷莎•梅所在的保守党失去了对议会的控制权,英国再次出现“悬浮议会”(图源:VCG)

和正常的选举相比,提前大选更像是一场政治赌博,充满不确定性。眼下,提前三年举行大选的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在做出大胆尝试后,无绝对多数的“悬浮政府”正越来越接近现实,而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局面,时评人士王亚宏在为微信公众号“瞭望智库”撰文时认为,这是由目前英国的四重病症导致的。

一是选举疲劳症。按照英国的宪法,选举本来要五年才搞一次。可近年来每年一次全民总动员的投票却像是成了常态。更让选民感到乏味的是,无论是执政的保守党还是主要反对党工党,各方提出的竞选纲领均寡淡无味,没有较新鲜的政策主张,对削减福利、脱欧以至苏格兰独立等讨论也欠缺新论点。英国4690万选民被每年折腾一次,要在保守党的现任首相特蕾莎•梅和反对党工党的领袖科尔宾(Jeremy Bernard Corbyn)间做出选择时,在选举综合症下,由并不太高的投票率导致了让梅的如意算盘打空的结果。

二是优势恐惧症。英国中间选民从心底不愿看到一党独大的局面。即使确实干得不错的政府,也会在选举中遭到选票的制衡。一个多月前保守党政府宣布举行提前大选时,当时的民调显示保守党的支持率超过40%,最大反对党工党的支持率只有约25%。这时举行提前大选,不但特里莎•梅将稳稳赢得选举,还能进一步扩大在议会中的领先优势。

不过之后随着大选的临近,工党的支持率却逐渐反弹。截至大选前一天,保守党的支持率是42%,而工党的支持率却一路上扬到38%,领先者的优势大幅缩小,其中就有中间选民的优势恐惧症在发挥作用,他们选择倒向较弱的一方,以制衡保守党,避免出现一党独大的局面。

三是反恐惊慌症。和往年的选举不同的是,这次大选始终是在反恐的气氛中进行的,如何有效地防范恐怖袭击、打击恐怖主义也是主要候选人必须回答的问题。从特蕾莎•梅在恐袭后采取的应对策略上看,她自己也知道这些政治性措施并没有让所有人满意。特蕾莎•梅自己也承认,英国安全问题已经成为影响大选的一个重要因素。而虽然保守党和工党在反恐及安全方面都能找出瑕疵,但作为执政党的前者无疑要在更大程度上“背锅”,这也造成了目前的选举结果。

四是脱欧拖延症。之所以会提前举行大选,特蕾莎•梅是打着“攘外必先安内”的主意。毕竟英国脱欧谈判在即,特蕾莎•梅打算通过一场获胜的选举,使得英国政府能够获得强有力的民意支持,以便推进英国脱欧程序。按照脱欧路线图,英国预计在2019年3月29日脱离欧盟。这意味着提前大选后产生的政府,将覆盖从脱欧谈判,到脱欧进程,再到脱欧后的过渡期整个进程,这届政府将在脱欧中拥有更强的行动力。


特蕾莎·梅非常强硬的退欧姿态,并没有得到预想中的支持(图源:VCG)

而自从英国公投迈出脱欧的第一步后,欧盟就瞄准了方向,打算从英国这说不上稳定的政治中获益。提前大选算是英国自身弥补这一漏洞的选择。目前唯一能够制止脱欧的方式只有一个,那就是第二次脱欧公投。但其实无论保守党还是工党执政,都依然会继续进行脱欧谈判,而不会启动再投一次的选项,因此大选并不会影响脱欧的大趋势。无论谁上台,都需要表现出在脱欧方面快刀斩乱麻的决心,安抚投资者。

(王圣辰 综编)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