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反右六十年的伤痛和教训

陆子平 方远评论2017-06-08 21:27:14

反右运动已经整整过去六十年了。1957年五六月,以毛泽东《事情正在起变化》一文以及中共党媒《人民日报》社论为起点,毛泽东发起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和整风运动正式转变为全面反击乃至打压右派知识分子,既给现代中国造成难以弥合的伤痛,又为文革爆发准备了条件。

2016年文革爆发50周年时,《人民日报》曾发文称:“决不允许‘文革’这样的错误重演。”中共官方显然对这场国家之痛刻骨铭心,但文革并非一天炼成的,要反思文革,就必须从反思反右的悲剧开始。


反右运动成为知识分子的噩梦(图源:VCG)

反右爆发的客观环境

1956年中共在完成社会主义改造后,又发起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和整风运动。当时的中宣部部长陆定一对知识分子说:“提倡在文学艺术工作和科学研究工作中有独立思考的自由,有辩论的自由,有创作和批评的自由,有发表自己的意见、坚持自己的意见和保留自己的意见的自由。”如果抛开后来的悲剧不谈,这其实是一种有诚意的立场,也符合思想文化领域的自身发展规律,理应为今天中共文宣系统所借监。

遗憾的是,好景不长,1957年五六月,中共迅速将此转变为一场反右运动。根据美国汉学家费正清(JohnFairbank)主编的《剑桥中华人民共和国史》记载:“估计有40万到70万知识分子失去职位,并下放到农村或工厂中劳动改造。”根据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复查统计,全国共划分右派分子552,877人。

为什麽会这样呢?除了中共决策者的主观原因之外,其实至少还有两个客观原因。一方面当时的中共政权建立不久,面临着复杂的内外形势。对内中共建立政权的时间很短,面临百废待兴的局面。对外中共不仅面临国民党反攻大陆的压力,还被整个西方世界特别是美国孤立。

当时正值冷战初期,美国国务卿杜勒斯(JohnDulles)提出要把社会主义国家的人民从“被奴役”状态“解放”出来,并说:““解放”可以用战争以外的方法达到……要摧垮社会主义对自由世界的威胁必须是而且可能是和平的方法。那些不相信精神的压力、宣传的压力能产生效果的人,就是太无知了。“美国强调的意识形态攻势,令当时新建立的中共政权一直处于神经高度紧张之中,那会儿流行的一句话就是”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同时,不甘心失败的蒋介石一直在台湾策划反攻大陆的时机。在此情况下,毛泽东难免会神经过敏,对政权安全过度紧张。

另一方面,信奉无产阶级斗争理论的中共在建国初期一直将知识分子视为有待被改造的小资产阶级,处于自己人和敌人的中间地带。毛泽东在《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中说:“小资产阶级。如自耕农,手工业主,小知识阶层--学生界、中小学教员、小员司、小事务员、小律师,小商人等都属于这一类……这个小资产阶级内的各阶层虽然同处在小资产阶级经济地位,但有三个不同的部分……对于革命的态度,在平时各不相同。”很显然,中共传统的认知中,小资产阶级虽然不同于资产阶级,但也显然不属于“自己人”,并且有可能演变为“敌人”。

(陆子平 方远 评论)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