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2019,甩掉“六四”这个包袱

2017-06-03 21:33:23

 “六四”事件已经过去28年。28年来,它就像是一个当初处理不当留下的陈年伤口,每到这一天前后,就总能让人隐隐感到有点和平常不太一样。在中国大陆,执政党照例会采取一些收紧措施,强力部门要保持高度戒备,敏感人士会被“礼貌”地特别照顾,舆论管控也能格外让业界感到一些心理压力。

在大陆之外的华人地区,特别是在实行“一国两制”的香港,每年一次的纪念“六四”,却早已成为一种必不可少的政治仪式。当然,也有一些组织或个人,抱着已经僵硬到令人窒息的意识形态偏见,也会经年累月地死死揪着这个问题不放。

一方面,这说明 “六四”依然是不少人心中之痛,是他们难以放下的心结。虽然事件已经过去多年,当年的亲历者们也都经过了岁月的沉淀和洗刷,有人从澎湃少年进入不惑之年,有人已经垂垂老矣,但他们的心结,似乎非但没有因为时间流逝而自动化解,反而继续顽强而坚韧地拷问着中共。

另一方面,这还折射出“六四”成为中共必须面对的历史魔障和无法绕过的沟坎,时时提醒着中共虽然它克服了“六四”后内外交困的危机,在保持国内政治稳定的同时带领中国成为了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距离民族复兴的中国梦就像习近平说的那样“从来没有这样近”,但它仍然未能甩下“六四”给它留下的历史包袱。


“六四”的心结到了解开的时候(图源:AFP)

这两个方面的同时存在是过去28年的常态:亲历者们怀着为“六四”正名的冀盼度过二十多年,他们中有不少人埋头苦干,已经成为支撑中国社会的中坚力量,但只要一到“六四”,这个被刻意“忽略”的伤口就会隐隐发作;而中共,在成功领导这一过程并巩固了执政合法性的同时,也不断在经受着政治拷问,并为此耗费了大量资源。

这种状况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如果说以前中共不能给“六四”一个说法是受限于一些政治现实,或者说是为了经济发展而埋头苦干,那么今天,在需要为了发展而继续“搂起袖子加油干”的同时,中共已经具备甩下包袱、坦然面对历史的条件。

对于中共而言,过去多年之所以在“六四”话题上讳莫如深甚至如临大敌,最关键的原因在于它担心重新评价“六四”会损害执政合法性。这种担心在“六四”爆发最初几年或许不乏道理,但现在情况已经发生质的改变,改革开放的巨大成绩已经让中共的执政合法性更为稳固,甚至给了它提出道路、理论、制度和文化等“四个自信”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底气。

在此情况下,中共若能重新评价“六四”,非但不会危及执政安全,反而会甩掉历史包袱,有助于社会大和解和赢取人心。反之如果一直回避乃至压制为“六四”讨说法的声音,只会不断冲击其念兹在兹的“四个自信”,让人们在实现小康的同时,依然感到心里隐隐作痛。

中共要认识到自己是一个信奉历史唯物主义的政党。历史唯物主义的一大要义是坦然面对历史,就像习近平所言的那样要明确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具体到“六四”事件上,中共既不应该像历史虚无主义者那样将“六四”从世人的公共记忆中抹去,又不能违背历史真相地坚持当年不当的历史定性。

(多维社论)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