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美好愿景下的重重挑战

王圣辰撰写2017-05-14 21:10:52

2017年5月14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主持了一个有接近30个国家的领导人出席的高峰论坛,目的是推介和总结“一带一路”战略。这是一项雄心勃勃的对外战略,既有助于构建一个适宜中国的国际经贸环境,促进中国经济的结构转型,又利于沿线区域进行更加紧密的互利合作。

的确,这一战略令人向往,如习近平在主旨演讲里所言的“建设成果丰硕”,尤其是在西方出现反全球化浪潮的背景下,此举无疑是为世界提供了一种积极的尝试。这也是为什么此次高峰论坛,得到不少他国领导人积极响应的原因。

然而要注意的是,该战略依然存在诸多挑战甚至风险。某种程度上讲,不管“一带一路”有多少了不起的战略意义,其成败的关键,将依赖于决策者和参与人员能否理清并化解这些挑战。

首先,“一带一路”战略面临地缘政治的挑战。近些年来面对中国崛起,国际社会上流行着一种担忧,认为这会给现行秩序带来不稳定性。基于这样的认知前提,就像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国际投资室主任张明曾在一篇文章所言,“'一带一路'可能加深而非缓解沿线国家对中国崛起的疑虑”。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甚至有人将“一带一路”与马歇尔计划相提并论。毫无疑问,如此带有意识形态的对比并不严谨。但问题是,既然外界已经有此疑虑,不管是因为外界自身的偏见,还是因为中国对外公关的缺位,抑或其它原因,都必须引起中国决策者的重视和妥善应对。

不但如此,“一带一路”战略因为沿线所经区域和国家众多,难免会被迫卷与区域大国博弈的泥潭。无论是中亚、中东,还是东南亚、南亚,都是传统意义上大国博弈之地,中国虽然是以经贸合作的形式进入当地,但仍会引起区域大国的猜疑和戒备。比如,中巴经济走廊就遭到印度的强烈反对,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甚至曾在访华时明确表示“不能接受”该项目。

其次,“一带一路”面临着在地错综复杂政经、社会局势的困扰。尽管“一带一路”确有重要战略意义,但不得不承认的现实是,该战略沿线途经的许多区域,政经、社会状况要么十分落后,要么充满不稳定性。

特别是中亚、中东,不单大小国林立,民族宗教文化繁杂对立,历史宿怨难解,国家治理能力不足,而且恐怖主义阴云不散,宗教极端主义盛行,各方势力长期博弈,存在冲突风险。

比如巴基斯坦,由于伊斯兰武装力量的存在,当地政府不得不在十分看重的中巴经济走廊地带,部署了大量的兵力。这还是比较好的情况,毕竟中国在这里投资巨大,并且中巴关系匪浅。但如果换作某些国家,中国人的安全能否得到保障,是一个不容忽略的难题。

再者,“一带一路”面临巨额投资的收益挑战。正如一些分析者所言,“一带一路”战略相关投资收益率偏低,并且有个别国家存在长期主权违约记录,加之沿线区域多为穷国,投资风险很大。


中国商品已经辐射中亚地区(图源:新华社)

任何具有可持续性的战略,必然都是符合经济规律。“一带一路”亦不例外,尽管战略意义重要,但是收益风险时刻存在。例如,本是重要项目的斯里兰卡科伦坡港口城,却被当地部分政客批为“大白象工程”,一些基础设施项目在正式投入运营时面临着乏人使用的荒凉景象。

(王圣辰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