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世厅:百年轮回 土耳其的民主之殇

王圣辰撰写2017-04-25 03:28:06

在土耳其前些天开出的99.45%选票中,赞成票有51.37%,反对票有48.63%,选举委员会宣布公投结果是“赞成”——最终,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赢得了扩张总统权力的公投。

这堪称一个分水岭时刻。土耳其的选民们以微弱的多数,同意赋予他们的总统更广泛的权力,但该国的主要反对党认为投票过程有瑕疵,更担心此举可能会促使这个国家走向独裁。


埃尔多安表面上是个世俗派,骨子里是个伊斯兰保守派,时机一到,后一种倾向就开始占上风——《时代》杂志(图源:Getty/VCG)

尽管埃尔多安在事后的演说中情绪激昂地表示,公投胜利的结果很明确,各界都必须给予尊重。但事实上,这次公投并没有如埃尔多安事前预料,会出现大幅胜利的局面。而对于公投合法性的质疑,也将一直挥之不去。

公投结果给土耳其宪法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改变。这次修宪将允许2019年总统大选的获胜者完全掌控政府;总统可以直接组建内阁,任命各部部长,还可以直接颁布行政法令;根据修宪提案,议会对总统的监督和制衡权力被削弱;总统将有权干预司法,而最高法院的成员中,将有更多的名额划归为由总统指派;另外,新宪法将同意总统能够参加政治党派,现在的土耳其总统本应是一个中立角色——而这些都代表着,土耳其将正式成为大总统制,日渐有成为新苏丹的趋势。这一切,在土耳其过去近百年,几乎是一场历史的轮回。

曾经的土耳其逐渐不在

土耳其的前身是横跨欧亚非的奥斯曼帝国,然而,这个伊斯兰帝国却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被作为战败国肢解。认为土耳其的落后是由伊斯兰信仰造成的凯末尔(Mustafa Kemal)领导了土耳其独立运动,并成为了现代土耳其的肇建者。

建国过程中居功至伟的凯末尔和他身边的精英将领,都来自于最先领悟西方思想的军队群体。他们都极度主张和这个国家曾经的传统作切割:废除哈里发制度,关闭所有宗教法庭,下令禁止人们戴传统的土耳其礼拜帽,弃用阿拉伯字母、创立新字母。那个时期,土耳其的现代化和世俗化方兴未艾。

建立了“勇敢人的国家”的凯末尔,在事关国家的各个方面,都试图使土耳其走向西方、走向现代,并且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目标。土耳其因他摆脱了来自内外的束缚,开始走向工业化时代。崇尚世俗文明、向欧美文化靠拢的凯末尔,虽然使土耳其从君主专制走向了民主共和,但同时,也为这个曾拥有长期政教合一传统的国度,埋下了日后被重新扭转的隐患。

这个被担忧了多年的问题终于在新世纪初,伴随着伊斯兰政党正义与发展党和它的明星领导人埃尔多安的上台而开始显现。埃尔多安不断通过修宪和一些其他的政治形式,从土耳其军队那里攫取着治国权限,令拥有“监国”权力的军方力量开始式微。

自上世纪以来数十年间,土耳其的军队发动过的多次军事政变,都在不同程度上破坏着民主政治的完整。尽管军队在遏制伊斯兰复兴激进势力崛起和宗教狂热思潮等方面起到了无可替代的作用,但出于围护凯末尔改革目的的军事政变,却开始受到不少国民的质疑。

现在,牢握议会多数、单独执政的埃尔多安,使土耳其政坛出现了过去几十年难寻的稳定局面,上次出现这样的图景,还是国父凯末尔在世时。只是,凯末尔当年凭借其个人威权主义魅力实行的现代民主政治模式,现在却有着被同为政治强人的埃尔多安颠覆的趋势存在。

国家历史的诡异“复归”

(王圣辰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