刁大明:进化中的特朗普外交政策

2017-04-19 22:54:51

【编者按】早在谋求总统候选人提名时,特朗普(Donald Trump)就认为中国是汇率操纵国,这样的取态一直持续到了他成为真正的总统。可就在最近,在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见面后,他改变了一直以来坚持的想法……类似的情形,在充满不确定性的特朗普总统这里还有更多事例可供列举。而现在,特朗普之下的美国,已在国际秩序与全球化趋势中扮演起“最大的不确定因素”,而其外交政策目前正在发生进化,也的确有望降低某些不确定性。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刁大明在腾讯大家撰文,详细解析的同时,也表达了自己的一些观点与见解,现转载如下供读者参考。


外交零基础的特朗普,他大概率地要面对更长的学习或调试周期(图源:VCG)

 “特朗普政府的第一天,美国财政部就会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2015年11月,还在谋求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唐纳德•特朗普在写给《华尔街日报》的政论文章中将矛盾直指中国。而就在今年4月12日,再次面对《华尔街日报》的专访时,已就任总统82天的特朗普公开承认了中国不是所谓“汇率操纵国”。两天后,美国财政部正式发布报告,认为中国并未“汇率操纵”。

事实上,进入四月份以来,特朗普似乎一下子找到了所谓“总统范儿”。4月6日到7日,与中国领导人举行的成功会晤,显然让特朗普充分意识到了中美关系的重要性,接受了建立工作机制、通过合作与沟通来尝试理顺中美经贸关系,也有机会开始深刻理解包括东北亚局势在内的国际格局的复杂性。

中美元首会晤务实地增加了两国关系的积极因素,而打击叙利亚的决定则是特朗普在国内外“立威”的重要一招。这次突袭目前看在美国国内收获了一致好评,即便是呼吁国会对叙利亚进一步行使知情权和参与决策权的民主党人,也没有发动过多负面攻势。更为重要的是,这次打击阻断了俄罗斯通过打击“伊斯兰国”实现在中东保持军事存在的既定路径,也在某种程度上暂且缓和了国会两院“通俄门”调查不断传导给白宫的压力。

外交事务上的迅速“成长”不但令《后美国时代》的法里德•扎卡利亚(Fareed Zakaria)赞叹道“特朗普真的成为总统了”,而且也在民意数据上制造了反转效果:按照盖洛普的最新数字,特朗普的支持率与不支持率分别为41%和53%,即便仍难言理想,但至少正在摸索着走出35%的历史低谷。

不过,上台不到100天,毫无外交积累的特朗普真的已经形成了系统的对外政策乃至战略了吗?现在作答一定是为时过早的,或者只能做出这样的判断,即特朗普在国际事务上逐渐熟悉、成熟甚至回归到传统路线的速度,显著快于其在国内事务上所持立场的调整速度。换言之,特朗普已经敏感地意识到,在国际舞台上的博弈一定将是超出任何一方的可控范围的,因而务必慎而又慎。

虽说还难以完全明确特朗普逐渐“靠谱”起来的外交倾向最终会进化到何种状况,但从这位新科总统所面对的内外压力及某些个人特性的角度出发,其实也已可以描摹出一个简略的形象。

首先,特朗普在摆布外交棋局时必须坚守一个基本原则,即所谓“美国优先”或“美国再强大”。如此“内顾倾向”清晰的政策目标不仅是特氏2016年竞选期间的最大承诺,也一定是其制定全部内外政策的指南针。

(王圣辰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