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民的名义 请不要停播《白鹿原》

2017-04-19 04:35:15

【编者按】近日,中国著名作家陈忠实小说《白鹿原》改编的电视剧仅播放第一集,就遭遇停播的窘境。在此之际,文化批评家马小盐在凤凰文化《洞见》撰文表示,陈忠实的《白鹿原》拥有一个正常作家在语词的虚构编织中,最终呈现真实的民族史的基本勇气与良知。

对于这样一部作品改编的电视剧,作者呼吁不要停播。这篇文章在舆论场上反映了一种观点,现转发供参考。


图为电视剧《白鹿原》剧照,比较真实地再现了原著风采(图源:网络)

4月16日,由深受民众喜爱的陈忠实小说《白鹿原》改编的电视剧开播,17日莫名停播,18日制作方对外宣称会“择机播出”,有小道消息称是因“导向不对”。事实上,读过小说《白鹿原》的读者都知道,小说并未有意地反对什么,而是在虚构之巢中真实的呈现了从民国到中共建国初的关中大地上普通民众的过往生活。

如果一个民族,对自己的过往历史,那怕是在一部虚构的电视剧里的过往历史,总是注重于是否饱受赞美,未免有些太过自卑与敏感。只有过分脆弱者,才会特别在意赞美,亦只有丑女,才会与PS形影不离。

何况《白鹿原》自从获得茅盾文学奖以来,受众之广,几乎路人皆知,小说里的人物与故事,大家亦耳熟能详,电视剧无非是荧屏上再次展示精彩的故事而已。此时停播,不但于禁无补,反而在民间会促起更大的阅读热潮。我们不是看到过很多这样的事例吗?在信息流动快如闪电的互联网时代,禁令往往是促销之金牌。譬如我,原本不看电视剧的一个人,因为停播的消息传来,反而特意在网上找来第一集仔细观摩。

《白鹿原》对我个人来说,并不是一本堪称不朽的小说。但陕西的三位名震当今中国的作家的作品中,这无可置疑是最好的一部。《平凡的世界》是特定历史时期的主旋律小说,它侧重的是个人在所处的“黄金时代”的奋斗史;《废都》是一部模仿《金瓶梅》的小知识分子的情色小说,它的过度模仿深深损伤着小说艺术本该具有的原创分量;只有《白鹿原》在书写民族史的同时,尚有呈现血迹斑驳的民族创伤的勇气。

仅小说本身而言,路遥的《平凡的世界》充斥满无产阶级的美学趣味,作品中流露而出的意识形态,也更符合主流思想。用当今的流行的语言来说,路遥的作品满满皆是“正能量”:好人不但最终获得好报,还有温婉如玉的既有美貌又有权力的大家闺秀来投怀送抱。金钱与爱情,在这“美好的时代”,在这适合做“中国梦”的时代,你都可拥有。

陈忠实的《白鹿原》比起路遥的《平凡的世界》,不但时间上更为深广,体裁上更为磅礴,还拥有一个正常作家在语词的虚构编织中,最终呈现真实的民族史的基本勇气与良知。

陈忠实早期的作品,与路遥相类,大多也是充斥满无产阶级美学趣味的作品。这个名叫忠实的男人,在46岁之际,蓦然敢于“呈”现真实。不知是关中平原上乡亲们带血的时代经历触动了他的心底,还是缪斯女神猛击过他的头颅,人到中年的陈忠实,终于捡拾起一颗原本属于一个作家的正常良心,洋洋洒洒的书写了五十余万字的《白鹿原》。


已经逝世的陈忠实先生堪为当代中国作家的典范(图源:新华社)

对主流审美而言,《平凡的世界》正能量满满,《白鹿原》“负能量”过剩:儒家道德在新思想面前的衰败,理想主义者乌托邦的破灭,民众在权力争斗中的非人遭遇,流氓无产者的最终胜利,情欲的纠葛,美的毁灭等等,这些显然不符合主流意识形态,更不符合习惯性的擅唱颂歌的无产阶级美学。这也是《白鹿原》的影视改编版本,频频在立项和播放之际,遭遇禁令的最终原因。

(方远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