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民法典别走回头路

陆子平 应濯撰写2017-03-28 14:33:31

世人大概都不会忘记,1815年经历滑铁卢战役之败后,被放逐到圣赫勒拿小岛的拿破仑·波拿巴。这位传奇一生的人物,在最后岁月留下的回忆录里写下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我真正的光荣并非打了四十多次胜仗,滑铁卢之战抹去了关于一切的记忆。但是有一样东西是不会被人忘记的,那就是我的《民法典》。”此言不虚,拿破仑的《民法典》依然在影响今天的世界。

历史的巧合在于,两百年后的今天中国开启了编纂民法典进程。这是中国法治化进程的一件大事,也是几代中国法律人的夙愿。须知,法典化一直被作为大陆法系国家法治化水平的标准之一。中国民法总则草案在今年“两会”期间获审通过,说明中国大陆法律法典化已经进入了中国高层的议事议程,这也是中共建设法治社会对外释放的积极信号。但要值得注意的是,编纂民法典过程的一些细节,却暴露了中国曾师承的苏联意识形态和民法典精神间的悖论。

民法保护英雄 公法闯入私法领域

在北京前不久结束的“两会”上,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在审议民法总则草案时,有一个细节引起了人们关注。当时有代表提出增加一条:“侵害英雄、烈士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从中国官方最后公布的民法总则文本看,这个代表的提议最终被采纳。这个结果令人不由对中国民法典的后续立法工作和中国法治的最终归宿产生担忧。

对此,中国人大法律委员会给出的理由是:“英雄和烈士是一个国家民族精神的体现,是引领社会风尚的标杆,加强对英烈姓名、名誉、荣誉等的法律保护,对于促进社会尊崇英烈,扬善惩恶,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意义重大。”从这个理由可以看出,官方的考量是保护国家利益。

这个理由看起来有其道理,只是会混淆不同性质法律的立法逻辑。根据古罗马法学家乌尔比安(Ulpian)的学说,法律分为公法与私法。其中公法是指规范国家和人民之间关系的法律,特色在于,其规范的是国家一方对人民一方下命式的关系。私法则是在法律关系主体中不存在代表国家公权力的主体,其主体间关系完全是平权关系,其保护的利益属于平等主体之间的私权利。

从民法发生学的角度看,民法产生于古罗马的市民法(Civil Law),核心在于按照“等价有偿”原则保证交易公平,是自在自为的市场规则,与公权力之间存在明确的界限。因此,保护英雄的条款其实质上是以国家公权力为支撑对英雄、烈士进行保护的立法考量,与民法的精神产生不协调。换言之,就是当人们侵犯英雄、烈士名誉时,实际上挑战的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而非民事权益。虽然民法总则规定侵犯英雄、烈士名誉需要承担“民事责任”,但是如果将英烈视为普通民事主体,又与其第十三条规定的“自然人从出生时起到死亡时止,具有民事权利能力,依法享有民事权利,承担民事义务”相冲突。如果从法理上解释,英雄、烈士作为特殊民事主体进行保护,则又与第十四条规定“自然人的民事权利能力一律平等”不相容。

法国思想家孟德斯鸠曾说过:“在民法慈母般的眼睛里,每一个个人都是整个的国家”。在民法中是不能够出现特殊主体的,这是民法的基本精神。在中国民法总则的立法中,中国立法者为了“促进社会尊崇英烈,扬善惩恶,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将英雄烈士作为特殊主体进行保护,实际上就是将本属公法保护的内容写入了私法领域,意味着中国私法的公法化危险。

(陆子平 应濯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