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国该如何苟全性命于乱世?

2017-03-19 23:01:00

【编者按】在呼唤和平发展主旋律的同时,许多国家在积极展开安全部署,以应对日益增加的不稳定因素。监控作为必要的安全手段,为越来越多政府所应用。如何在捍卫国家的同时捍卫公民,成了这个时代的新问题。新加坡国立大学亚洲与全球化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帕拉格•康纳在新著《美国的专主制:信息国家的崛起》中,以瑞士和新加坡为原型,提出一种无关民主、重视治理质量、由专家集体领导的治理范式——“专主制”。本文节选自原书,中文文字由杨晗轶翻译,文章首发观察者网,现转载如下供读者参考。


新加坡的安全主导思想是精巧的多方结盟,与所有大国保持良好的关系(图源:Reuters/VCG)

瑞士和新加坡时刻提防着外国侵略,警惕地区内出现不稳定因素,为此它们配备了最先进的军事武装。对实行男性(某些情况下包括女性)强制兵役的小国来说,既不像欧洲对军事具有抵触情绪,又不像美国社会存在明显区隔,导致小部分人承担大部分军事义务。美国记者约翰•麦克菲在著作《中立国瑞士》(La Place de la Concorde Suisse)里记叙道:“瑞士没有军队——它本身便是一支军队。”1798年瑞士曾被拿破仑占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又被纳粹德国包围, 然而在三天之内瑞士便动员起来,击落多架侵犯其领空的德国空军飞机。2013年,面对金融危机可能造成的南欧难民潮,瑞士甚至考虑过出动装甲车保卫边界。

如果说瑞士是只武装起来的刺猬,那么新加坡就是只毒虾。新加坡是座蕞尔岛国,在地图上还不如国名Singapore里的字母“o”大。1965年,在种族骚乱和来自印尼的敌意中,李光耀领导的新加坡被迫从马来西亚独立,很快便在以色列兵役模式的启发下组建武装部队,并在周边地区建立起全面制空权。类似于瑞士“武装中立”的概念,新加坡的安全主导思想是精巧的多方结盟,与所有大国保持良好的关系,避免与某一个大国关系过密。两国都建造了巨大的地下洞穴来贮藏食物、油料和其他化学品,以及用于存放军事装备和数据中心的地堡。瑞士和新加坡都明白,本国的生存最终取决于超级大国的善意,但同时它们也必须与其他国家一样时刻准备应对全球网络瓦解或全球性混乱。

对专家统治型政府来说,首要任务永远是公共安全——即使各国追求这个目标的方式不同。在新加坡,私人持枪是不可想象的,而邻里守望和刑罚威慑(如保留死刑等)的存在使新加坡成为全世界最安全的大都市。上世纪九十年代,新加坡曾对一名破坏公物的美国人施以鞭刑,此举至今仍被美国人奚落嘲笑,但他们从来没有停下来仔细想想,新加坡的犯罪率和监禁率为什么能接近于零。而瑞士则采用另一套模式,结合了自由与成熟的公民群体,也实现了相似的结果。瑞士的人均持枪数量几乎与美国和也门一样多,但在代代相传的爱国自卫文化(类似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的精神)、严格控制的持枪许可证、苛刻的登记要求以及自动武器禁令的共同作用下,瑞士也得以成为全球最安全的国家之一。

(王圣辰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