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的民主 最终被民主终结?

王圣辰撰写2017-03-17 21:44:00

最近,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警告荷兰,禁止两名土耳其部长入境损害了两国关系,荷兰“必须付出代价”。

当埃尔多安说出“纳粹在西方仍然活着”的话语后,土耳其与荷兰的关系走向了紧张,站在荷兰一边的其他一些欧洲国家,也或多或少采取了一些禁止措施,来对土耳其作出限制。

实际上,让埃尔多安无法容忍的是,他只是希望让这两名土耳其部长前往鹿特丹,去争取旅居荷兰的土耳其人的支持,在旨在扩大土耳其总统权力的全民公决中投票,最后却事与愿违。

很显然,现在的埃尔多安反击那些不支持土耳其当局的国家,已经越来越怒不可遏了。


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在阿塔图尔克国际机场出席新闻发布会(图源:VCG)

在掌权十多年后,埃尔多安终于凌驾于土耳其之上。土耳其开始脱离西方怀抱。当初以世俗化和西方化为设计宗旨的一个共和国,在某些方面开始变得就像其阿拉伯邻国。

不可否认,埃尔多安对现代土耳其贡献甚大。埃尔多安能多次连任,主要原因便是其治国有方,广受人民爱戴,而这也是他在土耳其政坛最高处纵横捭阖十几年的最大本钱。但是,也正因为他有别于中东那些治国一塌糊涂、事事诿过于美国的传统政治家,才使得其在一次次政局动荡幸免于难后,变得大胆起来。

渐渐地,埃尔多安在土耳其这个早已确立了世俗原则的国家,畅通无阻地推行伊斯兰化。很多人因为反感总统的伊斯兰化举措而深感失望,另一些人则对他们脑海中曾经坚定的民主信仰感到困惑,这些人曾一度以为,中东政治迎来了新时代。但旧强人倒下,新强人又起,这难道是中东政坛的又一个宿命?

当年,认为土耳其的落后是由伊斯兰信仰造成的,凯末尔(Mustafa Kemal)领导了土耳其独立运动,成为了现代土耳其的肇建者。建国之后,凯末尔首要改革的便是政教分离,以此和传统作切割。那个时期,土耳其的现代化和世俗化方兴未艾。

由于建国过程中居功至伟的凯末尔和他身边的高级将领,都来自于最先领悟西方先进思想的军队群体,因此土耳其的军队长期以来被视作国家之精华,肩负护佑世俗共和政体的崇高职责。

的确,直至今时,土国的军队在遏制伊斯兰复兴激进势力崛起和宗教狂热思潮等方面,起到了无可替代的作用。但另一面,自上世纪以来数十年间,军队发动的多次军事政变,也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民主政治的完整。

这样的情况到了新世纪初,伴随着埃尔多安和他创建的正义与发展党上台,开始出现了改变。这个伊斯兰政党和它最为得意的领导人,不断通过修宪和一些其他的形式,从土耳其军队那里攫取着权限,令拥有“监国”权力的军方力量开始式微。

眼下,土耳其将在4月16日举行全民公投,决定是否从议会制转变为总统制。如果公投通过,将从宪法上赋予总统实权,包括使之有权任命部长和多数大法官、准备财政预算方案甚至宣布国家紧急状态,解散议会。显然,这会更合埃尔多安的心意,也是他对阻碍了使其公投得到足够支持票的荷兰怒火冲冠的原因。

可以说,现在牢握议会多数,单独执政的埃尔多安,使土耳其政坛出现了过去几十年难寻的稳定局面,上次出现这样的图景,还是国父凯末尔在世时。只是,凯末尔当年凭借其威权主义魅力实行的现代民主政治模式,现在看来却有些走样。

事实上,近年来,埃尔多安已越来越多显露出浓烈的伊斯兰保守派倾向,尽管惟他坚持认为已在宗教和世俗之间保持着平衡。正如《时代》杂志所称:埃尔多安表面上是个世俗派,骨子里是个伊斯兰保守派,时机一到,后一种倾向就开始占上风。

(王圣辰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