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大选对欧洲意味着什么

2017-03-15 22:21:53

【编者按】3月15日,荷兰将举行议会二院选举,根据此前民调,极右翼自由党可能赢得15%以上的选票,成为第二甚至第一大党。作为欧盟创始成员国,荷兰素以文化多样性和包容精神著称。然而在这一波欧洲右翼卷土重来的狂潮中,荷兰似乎并不能独善其身。对此,本文作者、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宋鲁郑认为,假如议会制的荷兰失守,这将极大鼓舞极右势力,也将对中间选民产生强大的影响。当西方越来越多的国家拥抱极右的时候,极右不但去魔化、去敏感化,更会成为新的政治正确,这股多米诺效应将无人可挡。如果随后法国也沦陷,仅仅一个德国是无法支撑欧盟的。文章首发观察者网,现转载如下供读者参考。


自由党在荷兰受追捧,是极右政党在欧洲崛起的一个缩影(图源:VCG)

3月15日,荷兰将举行议会二院(下院)选举,根据此前民调,极右翼自由党可能赢得15%以上的选票,成为第二甚至第一大党。

作为欧盟创始成员国,荷兰素以文化多样性和包容精神著称。然而在这一波欧洲右翼卷土重来的狂潮中,荷兰似乎并不能独善其身,也让这个只有1600万人口的小国家,日益引发欧盟的焦虑和全球的关注。

荷兰政治上不成比例的重要性,是和时代背景、它在欧盟的特殊地位、它自身的政治体制特点以及可能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密切相关。

时代背景就是民粹主义席卷整个西方。英国退欧、美国特朗普成为总统、意大利公投失败,均显示了令世人震惊的力量。今天的荷兰,极右民粹主义政党——自由党也已经成为全国主要大党,目前民调排名全国第一(令人称奇的是,这是只有一个党首和一个党员的政党,却能取得如此政治成果)。全球都在瞩目,荷兰究竟会成为欧洲本土第一个拥有民粹首相的国家,还是成为第一个阻挡民粹主义滚滚洪流的国家。

从根本上讲,西方民粹主义强势崛起和现有体制无法解决面临的问题有关。比如经济危机、难民危机、恐怖袭击、种族危机,可谓人心思变。有西方学者和政客把责任推到中国等新兴国家的崛起上,事实上还是欧洲自己固步自封,体制僵化,拒绝变革,无法适应时代的发展所致。

西方冷战后曾宣扬资本主义加自由民主是“历史的终结”。但不过二十年,这个甚嚣尘上的理论就被终结了。最根本原因还是这套模式已经无法适应人类社会的迅速发展。

资本主义在全球化和互联网时代导致了西方三个严重的后果:贫富差距扩大、中产阶级萎缩、种族结构变化。这三个后果令资本主义成为西方民主的掘墓人。贫富差距扩大,打击了民主的合法性,中产阶级萎缩消解了民主制度存在的经济和阶级基础:没有中产阶级就没有民主(莫尔《民主与独裁的社会起源》)。种族结构变化则导致西方文明终将消亡。以荷兰极右政党自由党党首维尔德斯家乡为例芬洛小城为例,该城市10万人口,其中移民上万人,并仍然在加速上升中。

这一切都是科技进步、社会发展的必然。比如机器人技术的发展,导致许多简单劳动被取代,全球化和经济金融化导致西方工业空心化。伴随现代化的是西方家庭的日益解体(低结婚率、高离婚率)和普遍少子化。面对这样的时代潮流,西方民主制度在今天束手无策的表面背后,是其已经面临被时代淘汰的命运。

不过今天欧洲的困境有一点和美国不同,即冷战后欧盟加速一体化,推出单一货币欧元、建立互免签证的申根区。另外欧盟还积极扩张,过快过多地接纳新成员。现在回看这些举措,确实操之过急了。难民危机、恐怖袭击和主权债务危机都与之有关。

(王圣辰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