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民粹:国族主义的粉丝政治

罗世宏投稿2017-03-13 23:06:03

人说“当家不闹事”,但美国总统特朗普就任后争议始终不断,特别是“旅行禁令”与大规模拘捕“无证移民”的行动,更让美国社会人心惶惶,上街抗议特朗普的示威游行不断。无怪乎,当家却带头闹事的特朗普被部分媒体称为“白宫里的造反派”。

特朗普上任后,急著兑现此前许多人并不完全当真的部分选举承诺,忙不迭地祭出限制全部难民和部分国家公民入境的行政命令:在120天内禁止各国难民进入美国,并无限期搁置叙利亚难民入境;同时,还对穆斯林人口为主的七国公民,实施长达90天的旅行禁令。此令一出,举世哗然,但民调显示多数美国民众对此一禁令的态度却是支持的。若非还有独立的司法系统出面制衡,此一禁令已是既成事实,但可以预料的是,未来类似这种哗众取宠的激进政策势必将层出不穷,不会轻易改弦易辙。

同样地,去年让世人惊骇不已的另一起“黑天鹅”事件 ──英国脱欧公投,也折射出包括朝野两大党在内的英国主流政治菁英的自满与失算:主张留欧并自认稳操胜券的前首相卡梅伦贸然交付公民投票,而同样主张留欧的最大反对党(英国工党)竟也未在倡议宣传活动上卯足全力说服选民留欧。如今,充满反讽意味的是,当时一样主张留欧的内政大臣梅伊(Theresa Mary May)接任首相后,一改先前反对“脱欧”的个人立场,以尊重人民意志之名,完全不考虑反对脱欧的“少数”民意其实只以些微差距输掉公投。梅伊不仅著手启动脱欧程序,甚至还变相加码、不计后果地推动“硬脱欧”,而且公开表示将对移民采取更多限制,认定非如此不足以维护英国社会的凝聚。

分裂社会的“多数”民意

特朗普和梅伊采行的激进政策,不能说没有相当的民意基础,甚至还取悦了英美社会里的“多数”民意。很不幸的,此一政治发展态势已使联合王国面临变成“分裂王国”的风险(比如,强烈希望留欧的苏格兰即放话不惜脱离英国),也使美利坚合众国陷入形同“美利坚分众国”的对立氛围:沿著投票意向、特定政策议题立场的差异,社会分裂为彼此对立的两个民意阵营,一方几乎无条件地支持执政者,另一方则是毫无保留地反对执政者。

在确信获得相对“多数”民意支持的情况下,梅伊几乎是充耳不闻任何反对的声音,这除了是因为掌握国会执政多数席次的傲慢之外,更可能是出于政治计算的精明:强大的民粹主义氛围和爱国主义口号下,政治人物只为粉丝歌唱,更不惜为粉丝搏命演出,只为了不“掉粉”,只求死忠粉丝的掌声能够绵延不断,无畏于有如潮涌的各种负评。

换句话说,继粉丝经济成为新经济背后的动能之后,粉丝政治隐然也已经成形。我们也可以说,这是一种自恋式政治的升级版,特朗普尤其是个中翘楚:他从不认错,斗性坚强,以政治语言取悦忠诚粉丝,而且几乎无意以“全民总统”自许。从特朗普就任后的表现判断,与其说他是被民粹主义所绑架,不如说他是在绑架民粹,以“人民”和“美国优先”的名义,遂行威权独裁之实。


梅伊接任英国首相是民粹崛起的代表(图源:VCG)

美国梦的破灭与民粹主义的兴起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