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暗杀更可怕的是幕后那双黑手

小枝评论2017-02-17 00:45:15

升明三年(479年),萧道成要求宋顺帝刘准禅位,并且派部将王敬则率军进宫逼迫刘准退位。“刘淮不无悲戚地说:“愿生生世世,再不生帝王家”。无论中国还是世界历史上,“不生帝王家”的哀叹绝非刘准一人,万人钦仰的龙椅宝座,同时也是众矢之的。这也是朝鲜曾经的“储君”金正男被暗杀后,网络上“最是无情帝王家”声音比比皆是的原因。现在尽管并不能确定凶手就一定是朝鲜,但在文明世界的今天,比恐怖势力更可怕的是藏在暗处的那双“黑手”。

暗杀,顾名思义,是一种隐蔽的、非正常的置人于死地的斗争手段。强者可以刺杀弱者,掩人耳目;弱者可以刺杀强者,以小胜大。瞬间完成的刺杀行动,往往背后有强大的力量推动,帮助其策划、摆平障碍,打掩护,最终保证刺杀计划的成功。

存在暗杀的地方,就存在两股势力的争斗。暗杀所折射出的,不仅仅是暗杀事件本身,也折射出双方背后政治派系的权益争夺,已经到达某种白热化的程度,必须通过非常手段,来予以铲除。正是从利益归属这个角度讲,也不难分析出,为什么国际社会把暗杀事件指向最大的嫌疑者朝鲜。暗杀的动机,是分析暗杀的必然要触及的方面。动机所谓对错,只有立场之分。


比恐怖势力更可怕的是藏在暗处的那双“黑手”(图源:Reuters/VCG)

遥看历史,刺杀伊藤博文的朝鲜爱国者安重根,行刺李鸿章的日本人小山丰太郎,行刺蒋介石的斧头帮帮主王亚樵,都在刺客历史里面留下一笔。在前不久,俄罗斯前副总理、著名反对派人士涅姆佐夫深夜遇刺身亡,普京在第一时间即斥责这起谋杀是“恶劣且无耻”的,西方国家的主要领导人也都出面表态谴责。

两千年前的中国,有著名的“荆轲刺秦王”,“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传诵至今。罗马共和国的传奇人物,横扫地中海的凯撒大帝,同样是遇刺身亡。就连建国不过两百多年的美国,已经有4位总统遇刺身亡,至少 9位总统遭遇暗杀。

近代中国,则有汪精卫行刺摄政王载沣、蒋介石刺杀陶成章之类不胜枚举的刺杀事件。圣雄甘地、甘地家族的英迪拉和拉吉夫(均担任过印度总理)、韩国的朴正熙、瑞典的帕尔梅,他们曾经都是一国之最高领袖,但都死于刺杀。暗杀曾经作为最直接消灭对手的手段而在以往的政治舞台频频演出。

从历史上来看,暗杀虽然是某种政治社会的需要,也确实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当时的历史进程,成为政治黑暗的象征。很多时候历史需要英雄,不能否定一些个人的重要贡献,当他们夭折时会造成一定程度的社会损失。但个人的作用並非历史的主要或全部动力。所以暗杀者和被暗杀者最终都难以让历史停顿。因为真正创造历史的,还是由人民,由不可改变的力量所创造,纵然暗杀成功,也只是大历史背景下的一点波澜,对于历史的洪流,并不能有真正的阻挡。

而金正男被暗杀,至少难以同历史英雄相提并论,而只是一时肯满足了暗杀者的某种目的和需要,甚至只是一种臆测。但是对于真正的问题所在,未必有真正的改观。如果暗杀真的能够改变历史,世界就应该被黑暗的杀手统治,而不是由民主和法治的思想统治。

金正男的死也让世人看到了在世界的某个角落,依然延续着一种因循守旧的愚昧。这种愚昧,将是政治永恒的梦魇,而这一切只是遮住了自己的眼睛,以为天下真的从此就属于黑夜。

人类已经进入了21世纪,政治暗杀的老旧行径被称为最可耻,文明世界近年来对其已逐渐陌生。诚然自古政治的纷争总会出现一些见不得光的东西。但是,解决政治的途径有千万种,暗杀的行为终要受到世人的谴责。

(小枝 评论)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