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外交 为何如此低三下四?

王陶陶评论2017-02-13 06:31:55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外交一向以屈膝闻名。


去年11月8日,安倍首相在向特朗普的贺电中,表达了难得一见的吹捧,称“我相信,通过特朗普先生超群的领导能力,美国将成为更加伟大的国家。”这一令人肉麻的吹捧,在外交中堪称难得一见(图源:网络)

去年11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刚刚当选,安倍晋三就急不可耐地飞赴纽约,在特朗普大厦与之会面,考虑到此前9月份安倍与特朗普的对手希拉里在联合国充满温馨的互动,日本首相因形势变化而急速转换的政治腔调无疑令人倍感震惊。

不过,安倍外交的低姿态不仅仅体现在对美外交,更展现在对俄外交之中,2015年9月,安倍晋三与普京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举行会面,由于引导的失误,安倍到场稍晚,当他看到俄方在等自己后,就迫不及待地一路小跑赶去向对方握手,与之日本领导人曲意迎奉对应的是,普京的身子甚至都懒得前倾——安倍这一刻意讨好的举止也沦为媒体眼里的笑谈。

单单从安倍自身和日本国力来看,安倍的屈膝外交显然是难以理解的。

安倍晋三本人无疑是一个精明强干的政坛能人。在国内的政治斗争中,他不但轻松扫荡了民主党为首的日本左翼联盟,更凭借“安倍经济学”贬值带来的短暂经济增长,强行通过了限制媒体和文化团体的《特定秘密保护法》——此举在没有引发国内政治动荡的情况下,几乎永久性地铲除了左翼政治力量在日本滋生的土壤,这显示出安倍相当高明的政治技巧。而安倍本人也成为了自小泉纯一郎之后唯一有政治权威的日本首相。因此,无论从各方面来看,安倍晋三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政坛高手,他完全没有必要过于折辱自己。


2012年12月27日下午,日本众议院举行全体会议选举新首相,当选的自民党总裁安倍晋三坐在会场里,据观察家描述,面对如此惊人的成功,当时的安倍却显得“面色如常,相当镇定,淡然地看着会议台”(图源:VCG)

从国家体量上来看,日本是一个当之无愧的大国。据2013年8月28日日本总务省发布的人口数据动态调查结果,截至2013年3月底该国人口总数为1.26亿人,这在发达国家中仅次于美国;2016年,日本经济总量超过4.7万亿,居世界第三位——无论是人口还是经济实力,日本都远超过德国。而且,日本在军备和外交上所受到的限制并不比德国更多,考虑到默克尔在国际舞台上所享受的礼遇,日本的首相显然不应该沦为被轻视的对象。

然而,事实却表明,身为强国首相的安倍晋三,在日本的外交活动中,却不得不以极低的外交姿态来强化自己的善意,不仅仅是针对美俄这样的大国首脑,即便面对实力远逊日本的韩国,安倍也依然要在国际场合中展现出过于亲热的主动姿态。对于安倍的屈膝式外交,有人将之归结于安倍能力的低劣,有人将之视为日本国格的下贱,但是,这些认知显然有失偏颇。

事实上,安倍晋三的外交姿态之所以如此低下,恰恰源于日本自身的地缘现实。

一方面,与强邻中国之间难以调和的地缘冲突,使得中日之间陷入“一山不容二虎”的矛盾之中,而复杂的历史恩怨和争执不休的领土纠纷更严重削弱了彼此的信任,这迫使日本的外交政策必须以“遏华”为其主要追求。

以台湾为例,对于中国来说,台湾是其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统一台湾是中国崛起的必经之路;但对于日本来说,台湾的归属,同样关乎其国家的命运。从地缘政治的角度来看,日本如果试图维系其东亚大国的政治地位,几乎不可能容忍台湾这一战略命脉被中国掌握——毕竟,日本3/4的货船都要经过台湾海峡,就像日本执政党前外务副大臣中山泰秀所言,"日本未来的命运,实际上取决于情势(台海)如何发展。"

(王陶陶 评论)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