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林之死:多少人楼起 多少人楼塌

王陶陶评论2017-02-12 20:34:13

汉书有云,“炎炎者灭,隆隆者绝”,这句话在缺乏稳定规则的社会永远都是正确的。

曾经高朋满座、富贵荣华的大师王林死了,死的时候他只是一个囚犯。

曾几何时,中央大员是大师把臂论交的朋友,明星名嫒是大师相爱相亲的知己,富商大豪是大师如影随形的跟班。有着顶天的朋友,享着遮天的富贵,玩着通天的游戏,王大师的人生真可谓传奇。

然而,一朝梦碎,白茫茫一片真干净,曾经的锦绣只剩下病床之前的半屡幽魂,而那些碰杯换盏的好朋友,则如暴日之下的雪花一般,转眼消失得干干净净。

富贵难,取之难,益之难,守之更难。古往今来,莫不如是。


伴随着王林的倒塌,王林的朋友圈烟消云散(图源:VCG)

汾阳王郭子仪取得富贵后,开始建造豪华的官邸。修建之时,郭子仪每日亲自到督工,生怕工匠们偷懒耍滑。一天,一位老工匠却对他说道,王爷不必忧虑房子的坚固,我家世代工匠,不知盖了多少府邸,可是从来只见过豪宅换主人,却从未见过主人塌豪宅。为了富贵拼杀一辈子的大唐元勋听了此话,默然良久,从此再也不去督工了。

事实表明,在一个缺乏稳定规则保障的社会里,富贵的博取和维系,往往不得不依托于不稳定的人类情谊。然而,人的生命是脆弱的,人的情感更是善变的,这也就意味着,所谓的富贵不过是随时可能消逝的水中花月。

因此,在这种缺乏稳定规则的人情社会中,最高明的富贵智者,永远不会是那些光芒耀眼的贤达名士,而是那些能够随时根据可能发生的人事变化和人情变化做出相应调整的生存大师——他必须真正理解人情富贵的脆弱。

西晋名臣杨珧意识到虚骄自大的兄长杨骏,在取得”一门二后“的显赫之后,将会为家族带来可怕的政治风险,于是他选择了退避,保全了自己的生命;齐明帝驾崩后,六位辅佐幼君的顾命大臣矛盾重重,雍州刺史萧衍预见到天下将乱,于是选择远处自保,最终笑到了最后;娄师德身处告密株连之风盛行的武则天时代,于是屡次训示家中之人切记低调行事,以防他人构陷,家族竟得以巍然不倒;郭子仪预见到卢杞的政治前景将不可限量,故而曲意交好,显贵由是长享于子孙。

秦王宠妃华阳夫人在吕不韦的提醒下意识到”以色侍人“的长远危机,乃认子楚为义子,并安享了晚年;汉朝大将军卫青尽遣门客,取信于多疑的天子,圣眷由是不衰;宠冠后宫的李夫人不愿意以病容见汉武帝,则保全了皇帝对自己的宠爱。

然而,理解人情富贵的脆弱,并不意味着就能保全富贵。李斯也曾知道恩主秦始皇的死亡就意味着自己富贵的终结,但他终究在赵高的引诱中走向了死亡;陆机洞悉到都督职位的危险,但在成都王的强硬举荐下,他不得不踏下自我毁灭的断头之路。

李斯身死时,追思过故乡上蔡携鹰猎兔的美好往日;陆机临刑前,怀念了幼年华亭的鹤鸣之音。不知那位”医者不能自医“的王林大师,只剩半屡幽魂的时候,是否有过相同的感慨?

起朱楼,宴宾客,人散尽,楼塌了——凭借不稳定人情而取得的富贵,同样会因此而失去。有道是,“华亭鹤唳讵可闻,上蔡苍鹰何足道?”感叹富贵艰危、人心不易者,又岂独大师王林一人?

(王陶陶 评论)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