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高校应设东方马克思主义研究专业

高寒投稿2017-02-09 01:06:02

【编者按】对于马克思主义研究,现今世界上存在两大派别,一是西方马克思主义研究,一是中国官方化的马克思主义研究。对此高寒撰文认为,西方的马克思主义研究缺乏对中国的关注和了解,而中国内地的马克思主义研究太囿于体制,难有客观创新的认识;所以在“一国两制”的香港很有必要开设“东方马克思主义”研究专业,运用香港熟悉中西的优势开创一个马克思主义研究的东方学派。其观点自成一家,有启发价值,现刊发供参考。

相当一个时期以来,我就注意到一个颇为奇特的现象:在中国内地,号称“马克思主义”的院、所、系,几可说是遍地开花;号称“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看上去也算捷报频传。可在“一国两制”这边的香港,尽管与内地的生意红红火火,与内地的交流与日俱增,与内地的碰撞也时有发生,然而面对内地学术界的这一大景观,香港的学术界却表现了出奇的冷漠和持续的冷漠,冷漠得竟无一丝涟漪。

香港学术界与内地学术界,从来都是两张皮,这是过去殖民地的产物,是港英治港的产物。当年,毛泽东令横扫大半个中国的四野铁骑,面南深圳河戛然而止,拒林彪饮马香江,才留下了香港这个“孤岛”, 才有今天中国的“一国两制”。


面对中国崛起香港学术界应有所行动(图源:新华社)

然而,从一般意义上说,当今世界,无论持何种价值观,均无法不面对中国的崛起;从特殊意义上说,香港面对近在咫尺的那个庞然大物的崛起,欲与己无关、欲置身事外,既无可能,亦不现实。诚然,在“一国两制”的碰撞下,不少人想到了回避与逃避,但我却看到了挑战与机遇,看到了香港学术界可充分用足自己身处其中的那一“制”,在中国的历史性崛起和历史性转型中的那种或可四两拨千斤的潜在优势。

我这里指的是在香港高校开设马克思主义研究专业,或建立马克思主义研究机构,创设“东方马克思主义”研究方向,乃至逐步形成独具一格的“东方马克思主义”研究学派。

这里所说的“马克思主义研究”,严格地说,在其研究方向和研究重心上,既不同于西方学界那种“历史马克思主义”、“西方马克思主义”;也不同于中国内地目前盛行的那种“官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因为在前者,要么点缀一下人类思想文化史上的各个节点,要么只针对后期资本主义社会中的诸多现实问题;而在后者,尽管不乏总结历史教训的强烈愿望,但却囿于体制惯性,故一时还难从诠释当下政策之流俗中拔足,一时还难脱“六经注我,我注六经”之窠臼。

一个大学专业的设置或一个研究机构的建立,其第一推动力当然是社会的需要,实践的呼唤。我这里提出在香港高校开设“马克思主义专业”,设置“东方马克思主义”的研究方向,首当其冲当然是立足于香港的现实,中国的实践。

正像当代中国的任何重大事变,均无不与中国共产党相连一样,中国今天的崛起和转型,中国未来的走向和兴衰,也同样无不与中国共产党未来的走向和兴衰息息相关。今天的中国共产党,是从昨天的中国共产党一步一步地走过来的;未来的中国共产党,也将从今天的中国共产党一步一步地走下去。而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和发展,则是当年苏俄“十月革命”的直接产物,是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的直接产物,是世界东方革命的直接产物。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