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人对难民过度包容 能换来什么

2017-01-25 04:53:39

【编者按】2016年,很多“难民”在德国犯罪和进行恐怖袭击。德国华人小语作为一个在难民营工作近3年的外国人,看到了德国政府和人民对难民的真诚帮助,也敢于说很多德国人怕被人带上纳粹“帽子”而不敢说的话。对所谓的“难民”的包容和宠爱到了过度的地步。其用自身体会撰文,来讲述德国人对难民的过度包容,都换来了什么?本文首发于德国《华商报》,现转载如下供读者参考。


德国的难民问题已成为总理默克尔和国内社会共同的“烦恼”(图源:VCG)

2016年发生了很多难民身份的人在德国的犯罪和恐怖袭击。我作为一个在难民营工作近3年的外国人,看到了德国政府和人民对难民的呕心沥血真诚帮助,也敢于说很多德国人怕被人批评带上纳粹“帽子”而不敢说的话,我看到了德国政府对所谓的“难民”的包容和宠爱到了过度的地步。

对真正受难的人施与爱和帮助是应该的,问题是真正受难的人多半连付蛇头的运输费都拿不出,只能呆在自己国家或者边境国家的帐篷里。来到欧洲的还不是最受难的,或者很大部分来自安全国家,只是因为有经济上的差异。但政府无底线的人道主义和过度宽容,只是助长了一些披着难民外衣的罪犯,让他们得寸进尺,犯罪后继续畅行无阻或者逍遥法外,对本来美丽平安的德国和人民的生命造成威胁……

比如2016年7月份,在德国维尔兹堡地区一辆区间火车上斧劈4名香港乘客的,是一位来自阿富汗的17岁未成年人。无独有偶,10月份那个奸杀弗莱堡19岁美丽善良常去难民营做义工的大学生玛利亚的阿富汗人,又是个17岁的阿富汗少年!而他3年前曾在希腊犯过罪进过监狱,当时报16岁,过了3年到德国才长1岁!报难民真好啊,可以冻龄,可以返老还童!而阿富汗早就被宣布不属于接受难民的国家,但还是大批大批的青年闯进德国。

从中可以看出欧洲政府对难民名义而来的人如何地包容!他(她)可以没有任何身份文件,或者有证件也不出示,随便写个自己的年龄,和自己的名字,不要说可以和在希腊登记的名字年月不一样,甚至在德国难民营和警察局或者难民署登记的也不一样。政府照样承认他接受他,因为他是以难民名义来寻求庇护的。“寻求庇护者”成了可以在德国不劳而获,甚至犯罪后可以继续横行霸道的“无冕之王”。

我工作中经常看到阿富汗来的一批批年轻男子集体登记的年月一般都在16、17岁,并且90%是1月1日出生的。估计他们已经吃透德国的难民政策,无陪伴少年,德国政府不能把他们遣送回国。

他们胡乱填报,而我们必须认真对待,按德国法律通知警察局,警察局马上通知青少年局,青少年局再立即派人上门或者请他们去,要帮未成年人寻找抚养家庭,或者儿童少年之家(Kinderheim),青少年会得到精神和经济上的更大帮助,犯了罪也会得到更多的宽容。而且未成年人还容易申请自己的父母来德国团聚等等。但某次一大巴士上全部自报是16或者17岁的年轻男子被送青少年局后全部被退回来了,因为青少年局的官员发现他们都是骗的。

我还曾经陪难民直接与当地政府的难民办公室或者外管局官员打交道,政府官员也知道他们报难民的姓名、年月,或者叙述的亲属关系常常是假的。确实我当时亲眼看到、听到了他们先说护照被偷了,后来又因为某种原因把说在某某机场被偷的护照又拿了出来,上面的姓名和出生年月确实全部不一致。但政府官员只口头说造假没好处,最后拿那些造假的人也没任何处理办法。

(王圣辰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