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拉里为什么赢了民调却输了大选?

2016-11-14 21:10:20

编者按:大选前的民意调查显示,希拉里胜选概率高于70%,更有民调机构给出99%的胜选概率。然而,希拉里最终输掉了大选。为什么经受了近两百年考验、本应相当成熟的民意调查产业,会出这么大的差错? 是民意更难测了,还是现有调查民意的方法跟不上时代变迁了?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沈艳日前撰文进行了分析,现将该文转发,供参考。


美国选前民调显示希拉里领先特朗普(图源:VCG)

民意调查是反映民意还是误导民意?美国总统大选结果出来后,如何回答这一问题显得比任何时候都重要。大选前的民意调查显示,希拉里胜选概率高于70%,更有民调机构给出99%的胜选概率。大选结果出来后市场一度极度恐慌、至今多地仍出现抗议的事实,表明各方尚在艰难地消化民意调查结论和现实之间的冲突。

为什么经受了近两百年考验、本应相当成熟的民意调查产业,会出这么大的差错? 是民意更难测了,还是现有调查民意的方法跟不上时代变迁了?我们首先从选样代表性、受访者真实意愿披露、民意调查是否影响选举结果等三个主要环节展开讨论。

一 民意调查为何不能准确反应民意?

预测总统的民意调查要能准确反映民意,几个关键假定得成立。第一,民意调查受访者和最终投票选民非常类似;第二,受访者在民调中都表露了自己的真实投票意愿;第三,民意调查本身不会改变投票结果。而本次美国大选至少出现了三处和历史不同的状况,让上述假定是否成立值得深究。

首先,民意调查受访者是否是选民的代表性样本?也就是说,民意调查受访者能否被看做全体投票选民的缩微版?这并不是一个容易回答的问题。因为即便可以知道所有选民的名单,由于并非每个合格选民都去投票,究竟谁是投票选民无法事先得知。只有到了投票完成的那一刻,“2016年投票选民”这个总体才能呈现。因此民意调查不得不依赖历史选民数据来建立调查抽样框。这时就要相信一个假定,即2016年的投票选民和过去相仿。这种相仿,得在投票选民在各州的比例、投票意愿、性别、种族、教育程度、收入程度、城乡分布等各个角度都有所体现。

当然,无法事先得知投票选民总体这一点,对于历届选举预测都有。为什么今年可能是个问题?今日的美国究竟发生了多少变革还需要更多的数据和事实来揭示,但至少从事后的投票率来看,2016年的投票率为48.23%为历史最低,比2008年低了近9个百分点,也比2012年低了近6个百分点(图一)。为什么更多选民不愿投票?投票选民的结构是否会和过去显著不同?例如,有没有可能选战的丑陋导致一些人不愿投票?美国男性真实收入的中值还低于1970年的收入水平的大趋势下,会不会原本不关心政治如今却要用投票来争取保护自己的利益?投票率的大幅变化,恐怕意味着假定今年和四年乃至八年前状况类似过于大胆。

其次,民意调查受访者是否表露了真实投票意愿?也就是说,受访者是否可以毫无忌惮地表露自己的想法?这一点存在疑问有两个原因。一是调查方式的变革,二是候选人的特征。随着技术的革新,民意调查的方式发生了变化,从早先的电话访问、信件询问等,更多转向利用互联网和手机来调查。由于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上留下的痕迹很难抹去,隐私保护比过去更加困难,人们要在互联网环境下讲真实想法就需要更多勇气。

另一方面,今年选战的第二个与众不同,在于媒体前所未有地集体攻击其中一位候选人。当媒体不断嘲笑特朗普的粗鄙下流时,支持特朗普的选民也被污名化。最典型的标签就是希拉里所说的特朗普支持者是“一篮子蠢货(basket of deplorables)”。从大选之后多地发生抗议活动而支持者却不敢庆祝胜利这一点来看,并非双方都可以毫无顾忌地表达自己的看法。调查方式使保护隐私更为困难、表露真实想法更可能导致自己被贴标签为蠢货这两点,让民意调查容易遭遇典型的“选择性偏误”的陷阱:那些支持特朗普的民众,或者沉默而不接受调查,或者接受调查而不承认自己支持特朗普。

(华阳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