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宪党导制:一种不妨乐观其成的探索

邓峰评论2016-08-02 22:19:12

认识柯华庆老师已经一年有余,有幸拜读过他的作品,多次与他交流,并因为工作关系,编辑过他的文章。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未能详细讨论柯老师的立宪党导制。现在趁着柯老师立宪党导制发表一年有余的机会,简单谈谈个人的一些浅见。

中国政治转型的一种选择

根据柯老师的论述,立宪党导制是在宪法中明确人民主权,规范一党的领导,人民主权和党的领导有机统一在宪法中,宪法和党章并存的二元宪政体制。柯老师认为,立宪党导制是中国的现实,不规范的地方很多,我们需要将其变成明规则,使之制度化和规范化。

简而言之,立宪党导制包含两个承认,一个是承认立宪是现代政治发展的必然选择,另一个是承认中国一党体制的政治现实。

正如柯老师所言“现代政治都是立宪政治,任何文明国家都应该也将会接受宪政价值”,尽管当下中共只承认依宪治国,对宪政有一种如同当年以姓资姓社眼光看待市场经济一样,但是从长远来看,中国政治必将向宪政转型,因为这是人类政治文明演进过程中不可逆的大潮流。从这一点来看,立宪党导制与自由派主张的宪政以及儒家宪政、社会主义宪政、宪政社会主义等蕴含宪政精神的思潮有共通之处。

而立宪党导制另一个承认,则是直面当下中国最大的政治现实,即在短期内甚至几十年之内中国都将是一个一党体制国家。在这一点上,立宪党导制又暗含了一种保守主义,正视现存政治秩序。


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的全面依法治国已经包含依宪治国,接下来的挑战是如何让宪法发挥其应有作用(图源:新华社)

因此,立宪党导制其实是一种保守的改良主义,既承认现存政治秩序,又积极引入预示变革的宪政因子。常理而论,这种居中调和的路径,往往容易两边不讨好。立宪党导制正是如此,既不容易为一些自由派所认可,又会被反宪派所排斥,觉得这是看似尊重现有政治秩序,实乃引入宪政的洪水猛兽。但是,在当前大环境下,这种可能左右不讨好的立宪党导制,恰恰有其现实意义。

要知道,宪政固然是中国政治转型的必然选择,但在短期内,却是一项复杂和艰难的工程。这是因为中国有着数千年的专制传统,长期缺乏政治自由,公民素养颇为欠缺,契约意识淡薄。对于这类国家的政治转型,法国著名思想家托克维尔在其名著《论美国的民主》中曾写道:“假如将来有一天类似美国这样的民主共和制度在某一个国家建立起来,而这个国家原先有过一个独夫统治的政权,并根据习惯法和成文法实行过行政集权,那么,我敢说在这个新建的共和国里,其专横之令人难忍将超过在欧洲的任何君主国家。要到亚洲,才会找到能与这种专横伦比的某些事实。”

近代以来的中国历史,在某种程度上,印证了这个预言。1840年之后,随着国门被迫打开,宪政思想逐渐产生,直至辛亥革命是一个高潮,但后来的历史却与宪政背道而驰。自1949年到文革结束之前,曾经常被讨论的宪政一度在大陆的舆论场销声匿迹。

改革开放后,中国社会虽然发生巨大变化,公民社会在一定程度上得以产生,社会享有一定程度的言论空间,契约意识、法治意识均在孕育和发展,但即便如此,中国依然是一党体制,一些自由派主张的宪政路径遭受压制,政治转型的前景扑朔迷离。托克维尔认为,美国民主的成功依赖于三个条件,即“民情、法制、自然环境”。当下中国是否具备这三个条件,确实难以令人乐观。

既然如此,在一些自由派的宪政主张在中国短期内难以成功的时候,保守的宪政主张便有其现实意义,甚至某些曾经的自由派在屡屡经受现实挫败后,转而寻求保守的宪政变革之路。若简单划分,这些保守的宪政主张至少包括社会主义宪政、宪政社会主义、儒家宪政和立宪党导制。

(邓峰 评论)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