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夫与中国1980年代的爱情

邓峰评论2015-09-16 03:22:08

编者按:近日,中国独立作家土家野夫原著《1980年代的爱情》改编的同名电影在全国上映,野夫的老师易中天更是亲自为之撰写影评。作为当下中国一位非常传奇、推崇民间写史的作家,野夫的电影能够在审查压力下上映,是一件并不容易的事情。本文系野夫原著当年新出版时候的书评,原标题为“青涩年代的爱情”,在电影上映之际,刊载此文,供读者参考。

野夫又出新书了!《乡关何处》之后,野夫有一段时间未出新书了,没想到今秋一下子推出《1980年代的爱情》和《身边的江湖》两本书,仿佛长久积累的火山,喷薄而出,令喧嚣的图书市场为之耳目一新。

今天上午特意来到学校自习室靠着窗户的一角,安静而惬意。新书封面是毛喻原先生的木刻图画,幽幽的古镇巷道,配以黑白色调,自然让人想起那日暮黄昏下的漫步,想起雨中的邂逅,一种纯情古朴的意境呼之欲出。

有了良好的第一印象之后,我便迫不及待地翻开书页,从序言开始,细细品读,很快就沉浸于野夫所描绘的80年代鄂西土家山区之中。每次看着课本,抑或考研书籍,总是味同嚼蜡,无法入口,坐立不安,每每坐一会儿,就要出去透透气。可是,倘若遇到一本自己喜欢的好书,就会爱不释手,忘记了时间的存在,一坐便是一整天,仿佛与外界隔绝似的。《1980年代的爱情》于我而言,就是这样一本好书,可以让我一整天静静坐在自习室,直到一口气读完,方才大舒一口气,回味无穷。

看完之后,我想到了几组词:青涩、真实、纯情、厚重、凄美。1980年代是一个物质匮乏、信息短缺的年代,人显得更加真实和质朴,尤其是在遥远的山区,受传统受自然的影响颇深。青涩是那个年代人共有的特征,对爱情保持着一种本能的敬畏,情意深藏于心,虽浓如酒,不肯轻易示人,而表白则如奔赴刑场一般壮烈。青涩往往与真实相伴,两情相悦,不夹杂任何异质。1980年代又是一个风云巨变的年代,无数理想青年跃跃欲试,在大时代中跌宕起伏,而这无疑增添了人生的传奇性和厚重感。当青涩、真实、纯情、厚重连在一起,这样的爱情,不是传奇,便是凄美。

书中女主人公丽雯,是一位冷美人,每每让班上的追求者落荒而逃。在我看来,文人的傲是一种追求,女生的傲则是一种气质。胸有傲气的文人,不会趋炎附势,而有几分傲气的女生,往往不落凡尘,聪慧美丽。书中男主人公小关所魂牵梦萦的丽雯,正是这样一位鄂西土家族女子,独立于尘世之中,不卑不亢,聪慧,动人。

小关与丽雯同为高中同学和同桌。在那个男生女生楚河汉界的年代,他们两个桌子的中间不可避免地存在一条醒目的界线。与旁人不同的是,虽有界线,虽不说话,彼此之间却惺惺相惜。当小关的笔不慎掉到地上,丽雯会假装随手捡起来。当丽雯未听清楚老师布置的作业时,小关会假装一个人自言自语地重复老师的话语。

高二时,小关在丽雯书包里放入一封挣扎多久的信,那是一个男生冒着极大勇气的初恋表白。可是,这封信石沉大海,直到多年以后丽雯早逝,真相才冒出水面。毕业之后,小关考上大学,进入省城,而丽雯则以一分之差与大学失之交臂。自此之后,他们之间再无联系。

四年之后,大学毕业的小关被分配到遥远山区的乡公所担任宣传干事,郁郁不得志,寂寞空虚,唯有借酒浇愁。或许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或许是前辈子积下的无数功德,小关在供销社买酒邂逅了丽雯。苍茫大山之中,两颗青春的心灵重逢在一起,不是天意,那又是什么呢?丽雯开始鼓励小关,帮他寻回昔日的雄心壮志,却谨慎地与他保持着一段距离,刻意回避小关每每投来的暗示。半年之后,小关回调到县城,丽雯才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改往日的矜持与孤傲,扑在小关怀里,低声痛哭,却仍不肯接受小关的情意。

(邓峰 评论)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