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政治规矩 令计划比周永康刑责更重

王磊 王粲评论2015-07-22 05:47:40

7月20日,落马半年有余的令计划进入“第二季”,北京时间晚上10点半左右,官方正式公布令案最新进展,令计划被双开,这意味令计划案的党内调查已经结束,并由此进入司法程序。

令计划的大部分罪状跟其他贪官并无二致,比如贪污受贿,家人利用他的职务获利,通奸等等,此处不谈。最令外界关注的是令计划的罪状与上月被判无期的周永康的罪状有两大不同。其一为,令计划的罪状有“违反政治规矩”的内容。而周永康案并无这点。其二为,令计划违纪违法获取了大量核心机密,却没有像周永康那样泄密。


令计划与周永康的罪状有两大不同

根据多维新闻的分析,政治规矩一词是专为令计划“量身打造”。2014年12月22日,令计划被正式宣布落马,仅仅1个月之后,在2015年1月13日的十八届中央纪委第五次全会上,习近平就首次提及“政治规矩”。他提出,要“严明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把守纪律、讲规矩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3天后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习近平进一步提出,“坚持党的领导,首先是要坚持党中央的集中统一领导,这是一条根本的政治规矩”。因此有观点认为“政治规矩”有所特指不足为奇。

而从坊间将令计划归入“新四人帮”,虽然是一种对中国当下政治的不正确解读,但空穴来风非是无因,从真真假假的传、传闻中总能多多少少的嗅到一些令计划的政治野心,而这种政治野心就难免令其破坏政治规矩。

其中一个表现为“西山会”。据称,这是令计划于2007年建立,由山西籍在京高官以及同籍商人组成的一个神秘组织。具体而言,“西山会”是由山西籍中共中央委员和中共中央候补委员组成,除官员外,只有个别获得身份认可的同籍商人,才能拥有埋单的资格。西山会内部没有固定章程,没有组织程序,也没有固定地点,甚至不会有特殊的秩序编排。西山会的聚会地点位于北京西郊,以不低于三个月一次的聚会频率保持联络。聚会期间有豪车负责接送,手机、秘书、情人必须隔离。如果官员手握通往西山饭局的门票,则可以有升职机会。其成员包括令计划、令政策、申维辰、杜善学等人。这种政治目的性极强的“团团伙伙”不同于周永康由工作关系建立起来的关系网,对执政党、中国政治生态甚至中国社会而言,其危险系数都高得多,“四人帮”便是血淋淋的前车之鉴。

鉴于此,中国本届领导人近两年来在多个场合屡次强调党内不允许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毋庸置疑,另立山头是头等大忌,其严重程度超过了周永康的培植亲信。

另一个表现为违法违纪获取大量核心机密。虽然尚不知令计划究竟获取了哪些国家机密,不过此前海外媒体引述北京知情者消息称,调查人员在其家中发现数千份中办档案。据称,令计划落马前有目的盗取中办机密文件2,700多份,而且这些中办文件大部分属于“秘密”级,部分属“机密”级,甚至还有“绝密”级,其中涉及中国政治、经济、军事、外交和文化等诸多领域。令计划非法获取这些机密文件必定是有所图谋,或者是为自己留条后路,“挟文件以令中央”,或者是为将“西山会”成员推向权力中心提供便利,或者为了打击自己的政敌,或兼而有之。具体原因外人只能猜测,但是无论是哪一种可能,都破坏了政治规矩,踩了红线。国家利益、政治稳定都可能因其面临极大风险,可以说其性质比周永康的泄密更加严重。

对令计划出于政治野心而破坏政治规矩的严重性,中国官媒《环球时报》毫不吝啬其愤怒之词,《环球》社论称“他不像是一般的违法乱纪,而更像是一个位高权重者的野心和私欲严重膨胀,导致他围绕‘自我’的行为体系扭曲、变形。”因此可以猜想,犯了大忌的令计划,其面临的刑罚很可能不会低于周永康。

(王磊 王粲 评论)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