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面告密——人类社会的幽灵

邓峰评论2015-04-20 21:08:26

“我不知道,查理今天的缄默是对还是错,但我可以告诉你,他决不会出卖别人以求前程。而这,朋友们,就叫正直,也叫勇气,那才是领袖的要件。”自从毕福剑饭桌上调侃毛泽东的视频被曝出后,《闻香识女人》中的这段经典台词再次被人引用,告密之论以刷屏之势出现在网络上。

作为人类社会中时隐时现的幽灵,告密是一种世界现象,撕裂着作为人类社会基石的信任,太多国家和人民遭受告密之痛。正因这样,任何民族面对告密都是嗤之以鼻,更会在碰到类似告密事件的时候过度敏感。毕福剑事件便是如此,很难说那个将视频上传至网络的人的行为就是告密,因为那人很有可能只是借助毕福剑的名气来传播他认同的观点,而不一定是他为了出卖毕福剑才这样做,毕竟在版权和隐私权保护方面存在缺陷的中国,将某些人视频传到网上的行为早已司空见惯。但是,对于告密之祸有着惨痛的历史记忆的中国人来说,面对毕福剑事件,他们难免第一反应是告密,而不会等着更多事实出来再下判断。在众多大谈告密的文章中,却存在混淆概念的嫌疑,经常将告密与出卖、举报、揭发、告状等概念杂糅在一起,给人不明所以之感。


毕福剑事件

告密的正确与谬误

不可否认,告密确实与出卖、举报、揭发、告状等概念有相似之处,但这几个概念实际上却有明显的区别。告密的概念里面包含出卖的部分,但告密更倾向于“密”,所指多为私下的或者不便于公开的内容,带有“不应该被告之他人”的意思,告密者不一定与被告密者同属一个阵营;而出卖则更倾向于同一阵营的叛变,不限定出卖的内容一定是“密”。比如,商业对手之间的相互告密的行为肯定不是出卖,只有像犹大对待耶稣那样才算出卖,至于是不是告密,则不一定,要根据里面“密”的色彩来决定。

告密与举报的差别较为明显:告密的内容未必是不光彩的,但潜台词是不应该被告之他人,而举报所指的内容是被刻意隐瞒的不光彩之事,旁人有权检举。告密倾向于贬义,举报则是中性词。“广州区伯”区少坤监督公车私用,人们向中纪委检举官员贪腐,学生公开学校的造假,皆属于举报。同为揭露秘密,揭发则比举报的中性词性要更进一步,带有一定褒义色彩--指将坏人坏事揭露出来。告状与告密又有不同,带有点理所应当的意味,既可以指当事人依法请求司法机关审理案件,又可以指当事人向长辈、上级等具有权威的人诉说自己或者别人遭受的不公正待遇。

经过以上分析,告密的概念可以如此定义:某人或某个团体出于某种考虑(整人、利益、信仰、压力)而将他人或者别的团体不应该公开的言行或者事迹告诉具有权威的某个人或者机构,以达到惩治对方或者自保的目的。告密是个体与个体、人与团体、团体与团体之间的行为,但不是指能够惩治被告密者的人或者机构与人或者团体之间的行为。政府派人暗中监控某人不能说是告密,但某人向政府告发他人却是告密。

告密的动机不能一概而论,至少包括四种情况:整人和打压异己;邀功;狂热的信仰;自保。整人和打压异己比较常见,小到个体处于妒忌而告发他人,大到机关算尽的政治斗争过程的告发。邀功的情况很多,主要指某人或团体为了获取更大利益而选择告发包括朋友在内的朋友,尤其是在统治者出于统治考虑而鼓励人与人之间相互告密的时候,更是常见。狂热的信仰指出于信仰而选择告密,文革期间亲人之间的相互告发,大多属于此类。自保的情况很多,在高压之下,弱小的个体难免会选择告发他人以寻求自保。在四种动机里面,除了邀功、整人和打压异己的动机带有人性的阴暗面之外,狂热的信仰和自保引发的告密则有可以理解之处。

(邓峰 评论)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