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新闻网

《纽约时报》无法理解“选贤任能”

作者:王韬|来源:文摘|日期:2012-11-17 09:07:27

“内行”不内行 论据差错大

最近在阅读张维为教授的文章时,看到在纽约时报上哈佛大学东亚语言与文明系教授欧立德(Mark Elliott) 的所谓反驳文章。哈佛大学东亚语言与文明系中国亚洲内陆史马可•施瓦茨(Mark Schwartz)教授,作为美国东亚史学方面的重要教职,能获任此教授职位的人,其水平理应不差。但其中的差错是让人惊讶的。

其中最为明显的一个错误就是他在文章中声称“明朝绝对不允许商人的儿子参加考试”。

远及唐宋时期,科举考试中确实有这种规定,并在户籍制度中继续先秦商鞅变法时就开始的单列“市籍”的做法,以压制商人的政治地位。

但明朝从立国起,只有“军籍”、“匠籍”、“灶籍”、“民籍”,商人是列入“民籍”的,混同于民户。在没有单独户籍区分的情况下,既不存在这种规定,也不可能执行的了这种规定。

事实上,不但明朝完全允许商人的子孙参加考试,而且还提供政策上的方便。明朝中期开始,明朝政府经过商人请愿,在东南几个省设立“商籍”增加单独的生员名额,从而大大方便了商人子弟参加科举,他们可以直接在长期经商和居住的地方参加科举考试,而不必长途跋涉返回祖籍地参加考试。

由于官员经商的普遍化和大量工商业者子孙进入仕途,明朝中后期开始,官绅士大夫连旧有的儒家纲常上的忌讳也已不复存在,无须再讳言其父祖的工商业者身份,甚至公开把其父祖打扮成亦商亦儒的形象,描绘成所谓“善士善贾”。

是水平不够还是蓄意装傻?

东方人说的“任人唯贤”选拔机制,和西方政治学术语中的“任人唯贤选拔机制”其内涵和外延的差异是很大的。

西方政治学术语中的“任人唯贤选拔机制”,如果要翻译成东方语言,应该称之为“使用客观标准进行考试,并按分数择优录取的选拔机制”,在近代以来,这个词还带有“事务官保持行政中立”的潜在含义。在中国,最接近的东西是“高考”和近来才引进的“国考”笔试(国家公务员考试)。

在东方人说的“任人唯贤”选拔机制里,科举考试只是其中的一个很小的组成部分。无论是“军功授爵法”,还是“察举孝廉”,也都是包括在东方人说的“任人唯贤”选拔机制中的。

西方政治学术语中的“任人唯贤选拔机制”的概念和东方人说的“任人唯贤”,差距巨大。一般西方人或许不懂。作为哈佛大学东亚语言与文明系的教授,不应该不懂。

而欧立德教授不但不向读者解释这其中的差异,反而拿古代中国的科举去和现代西方国家的公平标准去比,还进一步用所谓“只有10%的人能参加科举,无疑将90%的中国人排除在外。”来一味强调明清时代科举的不完全公平性,实在是让人哭笑不得。

且不说全世界的古代社会都同样排除女性。

首页上一页 1 |2|3下一页尾页全文阅读
免责声明:本版所刊文章中的立场、观点、资料等,均由作者自负文责,与多维新闻网无涉。多维新闻网对文章内容所引致的任何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专题

头条速览

24小时48小时一周十大热门文章

十大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