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新闻网

是知识分子还是姿势分子?

作者:萧武|来源:投稿|日期:2012-06-19 04:04:14

1980年代,知识分子不分专业,都一股脑儿地讨论文化问题,是为文化热;到1990年代,市场经济大潮汹涌而来,知识分子或下海或钻入课题项目,遂有公共知识分子之说;2000年以后,全球化如约而至,公共知识分子还是公共的,但离专业越来越远,就成了姿势分子。但无论是1980年代的知识分子,1990年代的公共知识分子,还是2000年以来的姿势分子,其实都是同一拨人。

作为社会群体,公共知识分子不是陌生现象,早已有之;但作为概念,是1990年代以后才出现的。从1990年代出现,到今天成为贬义词,才经历了短短的20年时间。任何事物都有其萌芽、发生、发展、巅峰、衰落和消亡的过程,这并不奇怪。但公共知识分子作为一个社会群体今天还没有消亡,而其社会声誉却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不太健忘的人大概都还记得,1990年代初期,国内曾经有过一场“人文精神大讨论”。起因是随着市场经济大潮滚滚而来,知识分子或者下海经商,或者缩回书斋钻故纸堆,比起1980年代那种知识分子天天站在离地面一万米的高空启蒙愚夫愚妇们来,确实是显得气魄小得多了。于是有人惊呼,人文精神失落了。

随后,国内学术思想界大致分为两个阵营进行讨论。一方的看法是,知识分子还是应该专业先行,1980年代看起来热闹,实际上流于空疏,还是应当先把自己的专业搞好;另一方则认为,无论专业上是否立得住脚,知识分子都应保持对现实的关切,也就是要有“人文关怀”,否则便不成其为知识分子了。

这场讨论卷入者甚多,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之前、如今国内学术思想界活跃的左左右右上上下下各方面的人差不多都曾经或多或少地卷入过。讨论当然像后来的许多讨论一样,没有讨论出来什么成果,但各种各样的“人精神精神讲座”却不期然地活跃了起来,如《在北大听讲座》之类的书一时之间遍布坊间书肆,不甘于在书斋里坐冷板凳的人们也纷纷走出书斋,或做人文精神讲座继续启蒙事业或在报刊杂志上发表文章针砭时弊,从而形成了一个“公共知识分子”群体。

这场讨论的功过暂且不论,不过,自那之后,知识分子们就有了一个成为“著名学者”的终南捷径,无论在专业领域是否有成就或在知识上有贡献,只要登高一呼做有人文关怀状,就很容易获得传媒的追捧和观众的喝彩。

当年参与过讨论的人,往前看还是1980年代那些“青年学者”,往后看,这二十年来历次争论的主角也都是他们,如今多数已经五六十岁了,个个算得上“著名学者”了,都成了学术界的大腕,教授、博导乃至学校领导、政府高参之类的名头,很多人也都有了。不过如今的年轻人要是想看看他们的学术成果,往往需要费很大精力。

比如方舟子,找了著名的法学家、名扬海内外的北大法学院教授贺卫方的学术成果,居然发现20年来他根本没有发表过一篇学术论文,列出来的全是发表在大众媒体类报刊杂志上的“意见”。这当然算是有人文关怀,但大众媒体上的短文和在各种场合的讲演是否能算学术成果,这就只能由学术界通用的标准来评判了。不过,方舟子的质疑引来的是一篇骂声,为贺卫方辩护的人都认为,写一万篇几百年都不会有人读一遍的核心期刊,还不如批评“转复军人进法院”之类具体的意见贡献大。

这样的情况当然不止是出现在贺卫方一个人身上,而是大量存在的。

首页上一页 1 |2|3下一页尾页全文阅读
免责声明:本版所刊文章中的立场、观点、资料等,均由作者自负文责,与多维新闻网无涉。多维新闻网对文章内容所引致的任何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专题

头条速览

24小时48小时一周十大热门文章

十大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