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新闻网

改革人大,实行“党在国下”

作者:袁刚|来源:投稿|日期:2012-03-26 21:24:26

国宪法既规定“人大”为“最高权力机关”,只要真正逐步地加以落实,剔除苏式“党在国上”,实行“党在国下”,国会就能真正成为中国民主政治的制度保障。

一、代议制国会是现代民主政治的核心制度

现代民主政治可以说就是议会政治,具体操作离不开代议制国会。列宁说:“如果没有代议机构,那我们就很难想象什么是民主”。

关于民主的论争虽然纷繁,但民主毕竟不是一句空话,不能仅停留在口头上或纸上,要落到实处,须有一定的制度保障,诸如宪法、司法机构、政党等。民主也须有一定的形式,我国每年春季召开的“两会”,即被认定为人民参政议政的最好形式,“体现了人民当家作主”。人民代表大会也被法定为“最高权力机关”。

“人大”即代议制国会。国会体制在现今世界各国都普遍存在,形式虽有所不同,但均居于国家政体的中心位置,可谓是现代民主的根本性制度。英国甚至至今尚无一部成文宪法,但国会从十三世纪开始设立,代表贵族、平民等社会各阶层参政议政,立法决策,限制王权,监督政府,经过七八百年的发展完善,现已成为民主政治不可或缺的核心制度。

国会既是人民议政参政的最好形式,也是政治博弈的理想场所。民主意味着所有遵守法律的民众都可行使自己不可剥夺的政治权力。但人既有性别、民族、阶级、宗教信仰等不同,因而利益也不尽相同。利益不同必有争斗,自古以来的战争内乱、宫廷阴谋其实都是争权夺利,十分残忍甚至血流成河。议会斗争则让利益争斗摆在桌面上,又以宪法规定博弈规则,划定权限,而以选票决胜负。君子动口不动手,这就使利益争斗由野蛮转向文明,由你死我活变成各有机会,从而避免了内乱。国会机制的出现,可谓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制度创革。国会既是不同利益争斗的场所,也就不可能那么平静,然争斗既都遵循着一定规则,因而总是哄闹而有序。不哄闹没有利益争斗,不投反对票一致举手通过,反而可能是被强权操控,或干脆就是假国会。

二、中国国会是西方舶来品

中国没有议会民主传统,古代圣贤政治虽有“谋及卿士”、“谋及庶人”的美谈,却只是协商而不是民主。秦始皇设博士议政,唐太宗在三省体制中设置左右谏官,后发展为谏院,但宋朝时台谏合一,谏诤对象转向宰相以下,而不得对准皇上,及至清朝也没有出现代表民意而能对皇权有所制约的机关。

国会体制完全是由西方移植而来的舶来品。

鸦片战争中国国门被打开,西力东渐的同时西学也东渐。林则徐为了解夷情编译的《四洲志》,就对英、美等国议会制有所引介,说英国“国中有大事,王及官俱至巴厘满(Parliament)衙门公议乃行”。后来的洋务知识分子更是着力介绍西方“君民共主”:“集众于上下议院,君可而民否,不能行;民可而君否,亦不能行也,必君民意见相同,而后可颁之于远近”。即君主立宪政体,其中心即国会。戊戌变法期间康有为上书光绪帝,提出开武英殿议政,每县选一议郎,可“上驳诏书,下达民词”,实即开国会。

首页上一页 1 |2|3|4下一页尾页全文阅读
免责声明:本版所刊文章中的立场、观点、资料等,均由作者自负文责,与多维新闻网无涉。多维新闻网对文章内容所引致的任何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专题

头条速览

24小时48小时一周十大热门文章

十大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