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新闻网

中国人为何不喜欢乔布斯

作者:杜君立|来源:文摘|日期:2011-10-06 23:48:27

夫勒在《权力的转移》一书中,将人类社会的发展分为3个阶段:暴力社会、财富社会和知识社会。早期野蛮时代和极权主义都属于暴力社会,所有的权力都来自暴力;在传统资本主义社会,金钱代替了暴力,财富是权力主要出处;在后工业时代或者后资本主义时代,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知识将成为最大权力。在传统时代,暴力属于强者,财富属于富人;在科技时代,知识属于每一个人,即使弱者和穷人。“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暴力金钱可以被垄断,但知识是难以垄断的,“知识是最具民主性格的权力来源”。暴力与财富都建立在掠夺之上,知识经济则消除了掠夺,人类社会更加文明。

  美国的国民财富中,大概科技原创力的贡献率在50%以上。而中国跻身500强的最赚钱的企业中,却没有一家是依靠科技创新的,它们依靠的是垄断。或者说不是依靠人力资本,而是靠权力资本。这样的企业毫无企业精神可言。根据《财富》杂志2009世界500强排行榜的数据显示,中石化和中石油的效率仅为美国埃克森美孚公司的1/23,而“双雄”的平均工资却是一般中国职业人的4倍。中国电信和国家电网更是屡屡被评为全球最差企业。

  据统计,目前世界64%的财富依赖于人力或智力资本,知识性的无形财富已经成为人类的主要财富,世界经济由劳动密集型转向知识密集型,软件比硬件更加可贵。正如德鲁克所说,“后资本主义社会”最根本的经济资源不再是资本或自然资源,也不再是劳动力,而是知识(技术不是知识);知识将成为唯一重要的资本,从而将人类带入一个“个人主义时代”。虽然“苹果”是富士康“制造的”,但却是乔布斯“创造的”;一个人的大脑远远胜过100多万工人的手,这就是知识的价值。

  世界一半人口进入城市用了8000多年,而剩余的一半人口进入城市则只需要80年。小说家余华乐观地认为,中国用40年时间,走过了西方资本主义从黑暗的中世纪到文明的后现代社会400年的发展道路。面对艰难的现实,我们其实很难从今天的西方找到我们的困惑出处。但如果翻开尘封的巴尔扎克和狄更斯的小说,或者马克思的《资本论》,那里处处都是我们当下苦苦挣扎的镜像。如果说西方正步入第三次浪潮的话,那么中国依然徘徊在第二次浪潮中。美国有乔布斯,中国有史玉柱;美国有“苹果”,中国有富士康。第二次浪潮的工业文明需要庞大的政府作为工具,以组织协调整个体制的运转。斯大林主义和凯恩斯主义成为第二次浪潮的黄金法则,这是一个完美的权力社会,所谓民主不过只是皇帝的新装。

  “创新是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江泽民)。如果说第二次浪潮还属于暴力经济的话,那么第三次浪潮就是知识经济,完全依靠科技文明,营造了一个智能的信息社会。在这里,智慧是一种普遍状态,比人更加聪明能干的机器向人们提出一个哲学命题:机器会代替一切吗?机器会统治人类吗?苏格拉底常常思考“人应当怎样活着”,技术变革注定会改变人们思考的方式和习惯,甚至完全改变人们的智力水平和身体结构。“我愿意把我所有的科技去换取和苏格拉底相处的一个下午”,这就是乔布斯的梦想。与其说他是企业家,不如说他是创意大师;他没有发明电脑,也没有发明MP3,也没有发明手机,但他发明了“苹果”。

首页上一页 1 |2|3下一页尾页
免责声明:本版所刊文章中的立场、观点、资料等,均由作者自负文责,与多维新闻网无涉。多维新闻网对文章内容所引致的任何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专题

头条速览

24小时48小时一周十大热门文章

十大热评文章